19歲被迫嫁到沙漠!在4㎡婚房裡哭了7天7夜 逃婚未果「她花15年做一件事」享譽世界

前不久,一則「三代人40年治理25萬畝荒沙鹼灘」的新聞衝上熱搜。

在毛烏素,石光銀一家花費40多年治理25萬畝荒沙鹼灘,建立起一條長達100多里的綠色生命帶。

但他的兒子卻在運送樹苗途中,不幸遇難。


Advertisements

無數網友表達了對這一家三代治沙人的敬意。

同樣在毛烏素沙漠,還有一位叫殷玉珍的治沙人。

當年,年僅19歲的她,被迫遠嫁至此,成了農民的妻子。

4平方米的土窖就是她的婚房,婚房周圍寸草不生。

Advertisements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接下來,她卻用15年的時間,將不幸改寫成傳奇。

19歲遠嫁沙漠

連哭七天七夜

1985年,為了報答白家早年的救命之恩,殷玉珍父親將女兒撂在沙漠,下嫁給農民白萬祥。

19歲的殷玉珍死活不同意,但出身行伍的父親,在家中向來「一言堂」。

更何況,殷父重男輕女思想嚴重。他供兒子上學,卻將五個女兒早早打發出嫁。

殷玉珍出嫁那天,連個像樣的紅蓋頭都沒有。


Advertisements

她穿著一件藍棉襖,騎著一頭驢,穿行在毛素里茫茫風沙中。

等到了白家,景象更令人絕望。

白家就住在沙漠的土坑裡。吃,就吃沙蓬子、沙米之類的荒漠作物。至於穿,一家人連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

周圍四十里,除了白家,荒無人煙。


Advertisements

殷玉珍才19歲,正是女孩子一生中最憧憬愛情的年華。

但眼前,只有地窖做的破爛婚房,房裡的小炕甚至躺不下兩個人。

殷玉珍就直直地坐著,也不許丈夫碰她。

她無法抑制地哭了起來,哭聲持續了七天七夜。


Advertisements

直到一場風沙將房門堵住,殷玉珍才不得不和丈夫一起掏沙子,拼了命地推門逃生。

殷玉珍想就此永遠地逃離婆家。但是,她也深知,「沙漠那麼大,逃也逃不走;況且,就是能逃,也不能回娘家」。

而她最終決定「認命」,則是由於父親的去世。

「我達讓我給氣走了。」她無比懊悔地說。

原來,5月的時候,父親因為不放心,來婆家看過她一次。

見到女兒瘦成一把骨頭,原本嬌嫩的手也被沙子燙得皮開肉綻后,父親再也綳不住了。


Advertisements

回到家后,父親肝病發作,去世時才59歲。

殷玉珍撲在父親的遺體上,過去所有爭吵、矛盾、不甘都化作淚水,灑進塵土。

她放棄了逃婚的念頭。因為,一旦逃離這樁婚姻,就會「毀了達一輩子的高大形象」。

另一面,丈夫白萬祥也知道,妻子年輕漂亮,嫁給一窮二白的他,心裡必定裝滿了委屈。

所以,他對妻子百般遷就。


Advertisements

殷玉珍看著丈夫,漸漸心軟。

很多女性,似乎天然地擁有一種韌性,一種在絕境中開花的力量。

殷玉珍便是如此。

起初,為了解悶,殷玉珍從娘家帶回兩棵小樹苗,小心地栽下,日日精心看護。

等到大兒子出生后,她夢想種樹能擋住風沙,以後還能種上些糧食、蔬菜。

這樣一來,日子越過越好,一家人的口糧也有了。

但是,等到真正大規模種樹后,殷玉珍才意識到,沙漠生存的殘酷性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人沙大戰

到底誰能勝出?

1986年秋天,殷玉珍用家裡僅有的一隻三條腿瘸羊,換購回600棵樹苗。


她立下誓言:「寧可治沙累死,也不能叫沙漠給我欺負死。」

於是,她和丈夫辛辛苦苦種了幾個月。當樹苗將屋子圍滿時,卻襲來了一場大風。

大風過境,600棵小樹只有不到10棵存活了下來。

夫妻倆幾個月的辛勞轉眼化為泡影。


而這樣的「悲劇」不只發生過一次。

婚後第二年,她和丈夫苦苦挖出了一條4000米長的水渠。

但也是因為一場大風,水渠被沙漠掩蓋,一夜之間便「消失」無蹤。

她幾乎把整個生命都投入治沙中,連懷孕時也沒休息。

9個月大的男嬰,在沙漠中早產,最終不幸夭折。


無數次,殷玉珍絕望地哭倒在沙床上,嘴巴、鼻子都灌滿了沙子。

但哭完后,她不得不振作精神,總結經驗,再次投身「與沙之戰」。

4000米的防風帶、6750米的水渠、5000多株旱柳......她和丈夫花費了無數個日夜,在沙漠建起「綠色屏障」。

但很快,風沙又一次無情地奪走了「戰果」。

「在我們這地方,只要風一刮,啥都能給你刮沒了。」丈夫絕望地說。


這種西西弗斯推巨石一樣的反覆挫敗感,只是這場殘酷戰役的其中一面。

另一面,是人在沙漠里種樹,還要與內心的寂寞搏鬥。

有一次,殷玉珍在種樹時,發現遠處有人。

她欣喜若狂,就像漂流在孤島的魯濱孫,終於遇見了同伴。

她拚命揮手,大聲喊叫,但卻無人應答。

等她走上沙丘時,發現沙丘上只留下一雙陌生人的腳印。


結果,她竟然找了一個臉盆,把這雙腳印給罩住。

「幾十天沒有遇到過外來的人,有個腳印不是也可以跟它說說話?」

這就是殷玉珍當時真實的心聲。

孤獨至此,天真至此。

這場絕望的人沙之戰,終於在20世紀80年代末,迎來了轉機。

當時,殷玉珍從林川村大院那兒,拿到5萬株無人申領的樹苗。


他們每天凌晨3點鐘出發,天不亮就趕到苗圃,馱上樹苗頂著狂風在下午2點前將苗木運到家中。雖然累極,可樹苗必須當天移栽,否則就會枯萎。

三頭牛車,兩個人,10多天的不眠不休。一個刨坑,一個填苗,再一起引水澆灌。

殷玉珍說,那半個月的日子,整個人就像是蛻了一層皮,累得站著都能睡著。

就這樣栽樹,被風颳走、被沙掩埋、缺水乾死,再種樹。如此循環不休。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活下來的樹苗越來越多,布滿了白家周圍的空地。

毛烏素沙漠腹地深處的綠色,就這樣艱難地延伸擴張著。

人只要不放棄希望,總能走出絕境。殷玉珍說:「一開始,我種樹是為了活著,後來我種樹,是為了活得更好。」

當初殷玉珍先種樹,后種糧食、蔬菜、水果的夢想也漸成現實。

截至去年,他們成功開闢超7萬畝的綠樹帶、總長達6750米的雲水渠、19000立方米沙漠結土,以及總長超過4000米的防風林帶。


不僅如此,早在1993年,殷玉珍還主持打通了東坑鎮至井背塘的公路通道。

公路一通,沙漠里湧入了更多治沙人,甚至是致富人。

天塹變通途,沙漠變綠洲。

可以說,殷玉珍用她的堅持,戰勝了本來不幸的命運,也戰勝了內心曾有的孤獨。

幾代治沙人永不言棄

治沙精神薪火相傳

在毛烏素沙漠上,還有千千萬萬個像殷玉珍一樣的種樹治沙人。

他們有著各不相同的身世,但都紮根於此。


治沙人牛玉琴30多年治沙11萬畝;

治沙人張應龍在毛烏素承包下42.8萬畝的荒沙,種下2500萬株樹苗,治沙管護輻射面積達到約50萬畝;

他們的治沙精神,也被代代傳承。

比如,殷玉珍的孩子,成了新時代的治沙人。

又比如,石光銀一家三代的接力治沙。在兒子因運送樹苗罹難后,爺爺石光銀又帶著孫子石健陽,將運回來的樹苗栽種在沙漠中。


「樹活著,就代表我父親活著。」石健陽深情而堅定地說道。

當我們回顧歷史時,會發現治沙實在是一件造福幾代人的善舉。

在20世紀50年代,毛烏素沙漠所在的榆林全市僅殘存60萬畝天然林。

當地林木覆蓋率0.9%,流沙吞沒農田牧場120萬畝。每年因水土流失輸入黃河的泥沙高達5.3億噸,佔中上游入黃泥沙量的三分之一。


就像治沙人石光銀所說:「狼吃人,虎吃人,還留點屍骨,這沙吃人,什麼都不留。」

沙塵暴甚至影響到北京、天津。

但如今,身居北京的朋友,已經很少遭遇沙塵暴天氣了。

這背後,離不開無數默默治沙人的努力。

如今,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達93.24%。


當地治沙人發明的「草方格「技術,甚至在國際上也得到大力推廣。

可以說,中國四大沙漠之一的毛烏素沙漠即將在地圖上「消失」。

而一片瓜果飄香的綠洲,將成為當地人嶄新的家園。

治沙人的故事,並不僅僅關於環保與生存,它更關於人在絕境中所能迸發出的精神力量。

在2003年,有一位內蒙古的老闆斛美英,陷入絕境。

面對員工,她發不起工資,甚至「跳樓的心都有了」。

正在這時,她在電視上看到毛烏素無數治沙人的故事,獲得了極大的精神力量。

後來,她重新振作,企業也漸漸走出困境。

毛烏素沙漠的那片綠洲,更是一種樂觀精神的傳遞。

其實,治沙故事距離我們並不遙遠。

相信我們也必能從殷玉珍等人的故事中,獲取一份精神力量,去建造屬於我們的綠洲。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