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頂有草原!為方便偷情她「將情夫藏閣樓」3人和平相處 10年後丈夫發現「少一根煙」陰謀敗露

很多人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婚前花前月下,婚後就是柴米油鹽,而家家也有一本難念的經,20世紀初期,在美國有戶人家,妻子婚後將情人秘密藏在閣樓,三人相安無事共處10年,直到丈夫發現少了一根雪茄,這是怎麼回事?

在上個世紀的德國,這一天非常平常,一個俏麗的女子打開了自家的房門迎接丈夫回家,她接過了丈夫的外套和包,讓丈夫坐下來和他一起共進晚餐。


Advertisements

在餐桌上,他們分享這一天他們兩個人各自發生的趣事,丈夫給妻子講了一個冷笑話,妻子的臉上嬉笑著,但是笑意沒有傳達到她的眼睛裡。她還順勢看了眼自家的閣樓,看到閣樓內微微透露出來的一束光,她才真正地笑了。這神奇的場景已經在這個家裡上演了10年,直到1922年8月的一聲槍響,才讓這個場景畫下了休止符。


Advertisements

那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德國女子多莉出生於1880年。在多莉小的時候就因為長相甜美,受到很多人的追捧。眾多的追求者也讓多莉的眼光高了很多,一直徘徊在那些追求她的人的身邊,直到歲月開始在她的臉上留下痕迹,30多歲的多莉才終於答應了家財萬貫的追求者費雷迪。結婚後的兩人,多莉隨著丈夫來到了美國。


Advertisements

身為德國人的多莉剛來美國的時候非常不適應美國的生活,加上她的丈夫費雷迪工作非常繁忙。婚姻初期,費雷迪還沉浸在多莉的溫柔鄉裡,但是時間長了,費雷迪失去了對多莉的新鮮感,自然他就忙碌了起來。

人生地不熟的多莉,又沒有了丈夫的依仗,她的美國生活並不是那麼順利,面對丈夫繁忙的工作和偶爾應酬滿身酒氣的回家讓多莉對丈夫的怨言越來越多了。


Advertisements

恰逢一次費雷迪再一次喝的酩酊大醉回家,多莉爆發了。她控訴了費雷迪婚後的種種,但是剛好那天費雷迪的心情也非常鬱悶,對多莉破口大罵甚至還動起了手。有一就會有二,後來費雷迪更是乘著醉酒對多莉多次家暴。


Advertisements

從不被人捧在手心裡的多莉哪裡能承受,她想要逃回德國,可她的一切經濟都依賴著費雷迪,丈夫可以給她提供所有的物質保障。

生命跌倒谷底的時候定會觸底反彈。一天,家裡的縫紉機壞了,費雷迪派遣了工廠的一位年輕人來修理。這位年輕的修理工的到來,讓多莉的心又活了過來,16歲的少年,多麼蓬勃的朝氣,為了工作留下來的汗水,多莉對這位年輕的小夥子動心了。


Advertisements

多莉年輕的時候畢竟是一朵嬌艷的花朵,尚還稚嫩的奧拓很快就被多莉俘獲了芳心。兩人成為了情人。後來為了掩蓋兩人的事情,她把情人藏在閣樓裡,裡面安置了一張床,一個尿盆和一盞燈。

每天費雷迪出門的時候,奧拓就從閣樓出來和多莉私會,到了晚上費地雷回來了,他就回到閣樓上,就這樣三人和平共處10年。


Advertisements

在此期間非費雷迪並不是毫無察覺他經常聽見閣樓有異響,他的東西被移位,還有多莉的異常;甚至專門請私家偵探對妻子進行調查,情人就在家中,偵探自然也是一無所獲。


這個秘密直到丈夫發現少了一根煙才被揭穿。1922年8月的一天,費雷迪難得清醒地回家,他發現家裡少了一根煙,但是多莉又不抽煙,他懷疑家裡有別人,對多莉拳打腳踹逼問是誰,原本在閣樓上聽慣了費雷迪的喊叫的奧托不忍心自己的愛人被傷害,從閣樓沖了下來與費雷迪扭打了起來,更因為槍支走火殺死了費雷迪。


為了幫助愛人逃脫,多莉讓奧托把自己鎖進衣櫃裡,製造了入室搶劫的假象。最終還是沒有找到搶劫犯。數年後,多莉後來交往的男友發現了事情的真相,這樣一段扭曲的關係敗露了,最終因為過了訴訟期種種原因,二人被釋放,他們就這樣逃脫了法律的制裁。


費雷迪的死也就此不了了之,但是他們畢竟是犯下了罪行的罪人,想必他們靈魂上一定會備受煎熬的。

參考資料:

《畫堂春·一生一代一雙人》


為愛與丈夫私奔!後又「甘做他人小三20年」與情夫分道揚鑣「晚年孤身一人」不被子女原諒

「一切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然而,徐悲鴻的原配蔣碧薇就是這樣一位奇女子,他因愛而跟徐悲鴻而私奔,但又因愛而離開徐悲鴻,不要名分,作了張道藩20餘年的小三。令人更為詫異的是最後不是按我們正常劇情中她被無情拋棄,而是蔣碧薇怒踹情夫。那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今天,我們就一起來看一看徐悲鴻、蔣碧薇、張道藩三人之間的那些愛恨情仇。


1917年7月,22歲的窮書生徐悲鴻為了愛情,帶著一位17歲的富家小姐蔣碧薇遠渡重洋,私奔去了日本。蔣碧薇的父親蔣梅笙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百般關照的後生徐悲鴻,竟然拐走了自己的女兒;而一向聽話嫻靜的女兒,竟然做出此等有辱門風之事。

蔣碧薇那時,還叫蔣堂珍。1899年,蔣堂珍出生在江蘇宜興的大戶蔣家,她的父親蔣梅笙,是上海復旦大學的教授,學識淵博,滿腹經綸。蔣堂珍從小就跟隨父親讀書習字,乖巧伶俐,13歲就出落得標緻可人。在父母的安排下,蔣堂珍被許配給蘇州大戶查家的二公子查紫含。

徐悲鴻也是江蘇宜興人,因為同鄉的關係,徐悲鴻到上海來學習繪畫,得到了老師兼同鄉的蔣梅笙格外照顧。

1895年,徐悲鴻出身在江蘇宜興的一戶寒微人間,他的父親徐達章是一位文人畫家,徐悲鴻自幼跟隨父親學習詩文繪畫。還未成年的徐悲鴻,那時還叫徐壽康。因為他的父親多病,所以給他取了一個「長壽且健康」的名字。

從13歲開始,徐壽康就與父親一起,在鄉鎮之間輾轉行走,賣畫以接濟家用。到了17歲,徐壽康的繪畫已經小有所成,獨自到上海賣畫謀生,開始自學西方繪畫技法。

也正是在17歲這一年,徐壽康在父母的逼迫之下,娶了一個鄉下女子,成家立業。第二年,徐壽康就有了兒子,他給兒子取名為「劫生」,家人覺得不吉利,後改名為「吉生」。但是這個孩子,卻早早地夭折了。不久,徐壽康的父親也病逝了。

徐壽康不願意被家室拖累,於是拋棄妻子遠走上海,學習繪畫。徐壽康改名為徐悲鴻,似乎意味著自己的新生。

20歲的徐悲鴻來到上海,在友人的資助下考入上海震旦大學。因為曾經和蔣堂珍的伯父蔣兆蘭在宜興女子學校教書,徐悲鴻和蔣家建立了聯繫。在蔣兆蘭的介紹下,徐悲鴻得到了老師兼同鄉的震旦大學教授蔣梅笙賞識。


在上海的兩年,徐悲鴻經常出入蔣家做客。一來二去,徐悲鴻認識了老師的女兒蔣堂珍。徐悲鴻氣質儒雅,勤於學問,儘管出身寒微,但是多年藝術的熏陶,讓他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迷人的書生氣質。

彼時17歲的蔣堂珍,時常在樓上偷偷觀察著22歲的徐悲鴻。情竇初開,蔣堂珍早已對徐悲鴻芳心暗許;而徐悲鴻則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對老師的這個女兒一見傾心。儘管兩人從未說過什麼話,但是暗生的情愫已經在兩人偶爾不經意的一眼對望中流露出來。

恰在此時,蔣堂珍的未婚夫查紫含在學校考試作弊,出了醜聞。「做學問弄虛作假,舉一反三,做人方面還不知道糟成什麼樣!」這是蔣堂珍對這位未婚夫的唯一評價。一方面,她對這位素未謀面的未婚夫並無半點好感;另一方面,風度翩翩、才華橫溢的徐悲鴻讓閨中少女春心萌動。蔣堂珍於是當機立斷,向父親提出與查家解除婚姻。

雖然蔣堂珍與查家解除了婚約,但是迫於家境貧寒,徐悲鴻始終不敢對老師開口提親;蔣堂珍深知他的心意,又無力與父親抗爭。正好徐悲鴻獲得資助,留學日本,於是兩人密謀私奔,不顧家人反對,遠走高飛。

在上海一家富麗堂皇的戲院里,蔣梅笙與夫人正陪著朋友聽戲。戲曲是傳統越劇《仁義緣》,講的是一個窮書生帶著一個富家小姐私奔的故事。

趁此機會,17歲的蔣堂珍瞞著父母親友,和徐悲鴻一起私奔去了日本。她臨走留下「遺書」,詐稱要「自殺」,留下爛攤子一走了之。聽戲回到家裡,得知女兒離家出走的蔣父勃然大怒,可是要追回女兒已經來不及了。萬不得已之下,蔣梅笙為了掩人耳目,避免查家追究,他對外宣稱女兒暴斃,還買了一口棺材裝上石頭,將女兒風光大葬。

離家出走之後的蔣堂珍,一變而為蔣碧薇。蔣碧薇的名字,其實是徐悲鴻給她取的。從與徐悲鴻私奔的那一天起,她就不再是蔣堂珍了。

初遇時,碧水藍天,微風輕拂。徐悲鴻為蔣堂珍改名為「碧薇」,象徵兩人的愛情新生。到日本後,徐悲鴻定製一對水晶戒指,分別刻上兩人的名字。

天涯海角,生死相隨。到達日本之後,因為留學的經費有限,兩人的日子過得十分辛苦,但是蔣碧薇並沒有後悔。雖然兩人之前的私奔事件,給名門望族的蔣家帶來了很多負面影響。但是看到兩人情真意切,蔣碧薇的父母還是原諒了他們。

兩年之後,徐悲鴻獲得官費留學法國的資格,蔣碧薇再次跟隨徐悲鴻,去了巴黎。1921年,也正是在巴黎期間,徐悲鴻夫婦遇見了他們生命中繞不開的那個人——張道藩。

張道藩對蔣碧薇一見傾心,展開了猛烈的追求。但是此時一心跟隨徐悲鴻的蔣碧薇,對這個追求者並不感冒。

1926年,在徐悲鴻夫妻即將回國之際,張道藩難忍相思之苦,大膽對蔣碧薇表白:「我愛你,你愛不愛我?」蔣碧薇表現得很理智,她拒絕了張道藩。傷心失意的張道藩,選擇與一個法國姑娘素珊結婚,先行回國。


1927年10月,在歐洲呆了八年之久的徐悲鴻學成歸國,受聘中央大學美術教授,在中國畫壇聲名鵲起。也正是在這一年年底,蔣碧薇為他生下了兒子徐伯陽。兩年後,他們的女兒徐靜雯出生。

回國後,徐悲鴻藝術創作漸入佳境,經濟狀況也大為改觀。1932年,他在南京建造徐悲鴻公館。住別墅、辦沙龍,遊走於上流交際圈,蔣碧薇終於等來了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生活。

然而一開始的愛情有多動人,也終究未能長久。蔣碧薇終日無所事事,徐悲鴻則醉心於繪畫創作,夫妻之間的情感日漸淡薄。正如多年後,蔣碧薇心酸地說:「悲鴻只愛藝術,不愛我了。」

徐悲鴻遇到了女學生孫韻君。相對於婚後流連於交際場的妻子蔣碧薇,孫韻君的恬靜溫婉深深吸引著徐悲鴻。

孫韻君出身書香名門,冰雪聰明,加之繪畫上的天賦和少女的清純可人,都讓老師徐悲鴻動心不已。而徐悲鴻的浪漫與才華,也深深吸引著涉世未深的少女孫韻君。徐悲鴻重演故技為她取名為孫多慈。

很快,徐悲鴻與學生孫多慈戀愛的消息就傳得沸沸揚揚。徐悲鴻與孫多慈的這段短暫的戀情,直接導致了徐悲鴻與妻子蔣碧薇的婚姻亮起了紅燈。

徐悲鴻公館落成,孫多慈託人送來100株楓樹苗作為慶祝,用來點綴徐悲鴻的庭院。蔣碧薇得知後,一把火將這100株楓樹苗燒了精光。1934年,徐悲鴻與蔣碧薇分居。而在此期間,張道藩就從未停止過對蔣碧薇的追求與撩撥。

1937年,徐悲鴻拋棄妻子和一雙兒女,南下廣西去追求孫多慈。蔣碧薇的日子過得很艱難,關鍵時刻張道藩伸出了援手,給了她不少照顧。張道藩此時得到陳立夫的重用,搖身一變成了國民政府的高官要員。當戰爭的烽火波及南京,也是張道藩利用自己的社會地位,出手幫助蔣碧薇和兩個孩子前往重慶避難。


一邊是丈夫徐悲鴻的婚內背叛,另一邊則是張道藩對蔣碧薇一如既往的熾烈追求。為了報復徐悲鴻的移情別戀,蔣碧薇不再猶豫,半推半就地投入了張道藩的懷抱,做了他的情人,兩人開始秘密通信。從1937年到1949年,他們以「振宗」和「雪」為名彼此寫下兩千多封、共計15萬字的情書。

多年後,蔣碧薇在與張道藩的分手信中寫道:「自從我被悲鴻拋棄後,若沒有和你的這一段愛情,也許我會活不下去。」蔣碧薇報復性的背叛,宣告了她與徐悲鴻的婚姻走到了盡頭。

很難說徐悲鴻與蔣碧薇的愛情悲劇,是哪一個有錯在先。回國後張道藩的存在,對徐悲鴻而言無疑是一種折磨。他只有沉醉在藝術之中,聊以遣懷這種夾在妻子和朋友之間的痛苦。但是對藝術的痴迷,又讓他不能陪伴妻子,最終兩人的隔閡越來越深。

蔣碧薇對徐悲鴻的怨念,由此而起。孫多慈的出現,無疑是壓垮兩人婚姻的最後一根稻草。

孫多慈就像一劑良藥,慰藉著徐悲鴻矛盾而掙扎的內心。然而,徐悲鴻與孫多慈並沒能走到一起。因為遭到父親的反對,孫多慈到麗水的一所中學任教。在妻子與情人之間,被搞得身心俱疲的徐悲鴻也到印度去講學,一去四五年。


1942年,徐悲鴻回國,此時早已物是人非,孫多慈在其父親的安排下,嫁給了剛剛喪妻不久的浙江省教育廳長許紹棣。眼看著在情人那裡已經失去了機會,徐悲鴻希望能與蔣碧薇破鏡重圓。但是得知此事的蔣碧薇,卻第一時間寫信給了張道藩。

張道藩來信給了蔣碧薇四個選擇:一是離婚結婚;二是逃避求生;三是忍痛重圓;四是保存自由。為了維護張道藩在官場的體面,蔣碧薇選擇了最後一條路,繼續做張道藩的「地下情人」。徐悲鴻來到重慶,託人說和,但是蔣碧薇卻狠心拒絕了他。

也就是在這一年,傷心失意的徐悲鴻遇到了另一個學生廖靜文。普普通通的廖靜文,也許沒有孫多慈那般冰雪可人,也不似蔣碧薇那般性格剛強。但是她可以和徐悲鴻,進行真誠的交流,孤獨的藝術大師,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傾訴的靈魂。

蔣碧薇和張道藩的事,讓徐悲鴻傷透了心。蔣碧薇與徐悲鴻之間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最終,昔日深情愛侶,終成陌路之人。徐悲鴻決定和蔣碧薇離婚,選擇和廖靜文結婚。


1945年,徐悲鴻登報宣布與蔣碧薇離婚,蔣碧薇提出訴求:徐悲鴻得送給她一百萬現金、四十幅古畫和一百幅畫作。徐悲鴻再無眷戀,沒有猶豫就答應了蔣碧薇。

也是在這一年,徐悲鴻與廖靜文攜手,走進了婚姻的殿堂;而蔣碧薇則在離婚後,徹底成了政客張道藩的情人。

徐悲鴻再婚後,並沒有過上安逸的日子。為了償還欠下前妻蔣碧薇的畫債,徐悲鴻沒日沒夜地作畫,身心俱疲。此時的徐悲鴻,已經染病在身。生命的最後幾年,一直是廖靜文在對徐悲鴻進行無微不至的照顧。因為高強度的工作,加之久病難愈,1953年9月26日,一代國畫大師徐悲鴻因病去世,享年58歲,可謂英年早逝。

蔣碧薇與徐悲鴻,初愛時,是義無反顧,可惜分別後,卻兩敗俱傷。這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最終以悲劇收場。當蔣碧薇得知徐悲鴻直到去世時,身邊還珍藏著早年與她送給他的懷錶時,淚斷如珠。不知她的心中,是否曾有過後悔?可是因為精神和生活上無所依託,不久她又全副身心地回到張道藩身旁。

對於蔣碧薇與張道藩的這段感情,就連她的兩個子女也深感不齒。1942年,蔣碧薇的長子徐伯陽離家出走,參加了遠征軍,音訊全無;而次女徐靜斐,也在不久後離開蔣碧薇,去了父親重新組建的新家庭生活。

失去了一雙兒女的關愛,在情人那裡也沒能等到最終的溫暖。1958年,因為遲遲等不到張道藩承諾的婚姻,蔣碧薇給張道藩寫了一封長信。然而張道藩態度冷淡,讓蔣碧薇深感失望。她終於明白,與張道藩的感情也走到了盡頭。

蔣碧薇拒絕張道藩的資助,靠變賣徐悲鴻賠給她的一些字畫維生,好在生活還有所著落。1968年,張道藩病逝。孤身一人的蔣碧薇,連個念想都沒有了。


1978年2月16日,蔣碧薇在台北去世。蔣碧薇的一生,從年少私奔開始一直都在追逐愛情,可惜無論是徐悲鴻還是張道藩,都沒能給她想要得到的現實安慰。到了晚年,沒有得到愛情的蔣碧薇,甚至連子女的親情也失去了。

除了留下一本自傳之外,什麼也沒有。而這本自傳很有意思,上半部是《我與悲鴻》;下半部是《我與道藩》。蔣碧薇的一生,最終濃縮成與兩個男人的故事。無論是少女時勇敢與人私奔,還是中年時大膽追求愛情,始終離不開男人的她,其實很可憐。


via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