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帶孩開70噸重卡」打工賺錢!替前夫還債222萬 4年後實現「對兒子的承諾」勵志重生

4年前,《越戰越勇》的舞台上來了一位開70噸重型卡車的單親媽媽隋金榮,她發誓要靠自己的努力給孩子們買一間有電梯、「能在屋子裡拉粑粑」的房子。

4年後的7月14日,她按耐不住心中的歡喜,向大家透露說,漂泊多年的她終於實現諾言給了孩子一個家。

Advertisements

而且她還買了不止一套,一口氣給跟著她一起拼搏的妹妹、80歲的媽媽,以及早年喪父的侄子都買了房子。

Advertisements

看著視頻里隋金榮和孩子臉上洋溢著的幸福笑容,再次想起節目主持人對她的稱讚,「你,是一個生活中的強者。」

曾經的隋金榮,被命運一次次推向絕望,但倔強不服輸的她,不逃避不抱怨。干最髒的活,賺最乾淨的錢,灰頭土臉的樣子雖然狼狽卻被網友們稱作「努力賺錢的樣子最美」。

Advertisements


在這個風風火火的東北女人身上,到底有著怎樣的感人故事呢?

01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誰願顛沛流離?

1980年,隋金榮出生在哈爾濱木蘭縣一個並不富裕的農村家庭里。由於排行老四,大家都稱她「四丫頭」。恰如老話說的,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Advertisements

隋金榮學美髮、學裁衣,14歲就能開著拖拉機幫家裡幹活,有人辦婚禮她還能登台唱歌助興。

隋金榮的勤勞能幹,多半是被逼出來的。

家裡6個兒女,全靠做獸醫的父親一人養活。

由於家裡唯一的哥哥出車禍走得早,父親不得不把她們5個姐妹當男孩培養。

Advertisements

每天早上四五點鐘,隋金榮就被叫起來下地幹活,農閑時候,父親就讓長得高高大大的她練習開拖拉機,希望她學好了「能頂個好勞力」。

開車對於隋金榮來說,似乎是特別擅長的。沒多久,她就能幫父親拉活賺錢了。

後來父親買了輛小中巴,打算跑客運。

這可把隋金榮高興壞了,從小她就嚮往著能開大車。

說干就干,她拿出辛苦攢下的3190塊錢(約1.4萬台幣)去考了駕照,每天三四點鐘就爬起來熱車,和妹妹搭檔一人開車一人收票,把客運生意紅紅火火地做了起來。

在周圍人看來,像隋金榮這麼能幹的姑娘,將來日子指定過得不差,但沒想到,命運的走向從來都是難以預估的。

桃李年華,隋金榮嫁給了和自己同樣做跑車工作的丈夫。

Advertisements

雖然婚後兩人朝夕相處,一起跑客運,但矛盾還是一點點暴露了出來。

畢竟,兩個人從家境到三觀,差距實在太大了。

隋金榮過慣了苦日子,一天不幹活就著急,一心想把日子過得更好。

而丈夫從小被父母寵著慣著,什麼苦活累活都沒幹過,哪怕客運生意好得不得了,丈夫還是嘟囔著要換個輕鬆穩定的工作。

實在拗不過丈夫,隋金榮賣掉了車,支持丈夫去國營小廠應聘當司機。

一個月拿300塊(約1333台幣)工資,轉正之後還能拿到2萬分紅。

可天不遂人願,分紅沒了著落,每個月只剩300塊(約1333台幣)工資,再加上大女兒的出生,家裡的日子根本過不下去。

無奈之下,隋金榮去應聘當公交車司機,一個月能拿到1500塊(約6669台幣)。

為了多賺錢,她成了隊里最勤快的人。

Advertisements

別人請假她就替班,多跑一圈多賺10塊錢。

大冬天,路上下雪結冰,別的司機不願跑,隋金榮就硬著頭皮上。

好幾次車輪打滑差點兒出事,把她嚇得夠嗆,還被乘客罵罵咧咧嫌車來得太晚。

就這樣,辛辛苦苦、加班加點熬了五六年,生活並沒有太大的起色。

所以,當隋金榮聽說去內蒙古拉煤,一個月能賺一萬塊時,心動了。「苦點累點算什麼,只要能掙錢,南極我也去!」

2007年,隋金榮辭掉工作,和丈夫來到了嚮往已久的內蒙古。也許,夢想能從此起航,她快樂地憧憬著。

02寧可身受苦,不能臉受熱

到了之後,隋金榮才發覺拉煤的活兒,有多難干。

又臟又累又危險不說,裝,拉,卸都需要有十足的經驗。

剛開始他們什麼也不懂,只好僱人來做,沒想到,開工剛幾天司機就出了車禍。

人停車停,可時間不停。眼看買車貸款的利息一天天在增長,隋金榮只好硬著頭皮把駕照從A1本換成A2本,自己親自開。

每天開著重卡穿梭在挖煤場和集裝站之間,危險隨時都會降臨。

一次,隋金榮就遇到了嚴重車禍。

為躲避從後面突然冒出的大車,她連人帶車直接側翻進了路旁兩米多深的大壕溝里。

等到隋金榮迷迷糊糊地醒來,發現母親和姐妹們哭作一團,她險些以為自己不行了。

隋金榮顫抖著聲音連連問醫生:「我還能開車嗎?」

妹妹紅著眼睛罵她:「你還開車啊,不要命了!」

隋金榮滿心苦澀:「我不開車還能做啥?我欠一屁股債呢!」

好在,她只是摔斷了尾椎骨,但光養病就用了10個月。

病好后她要回內蒙古繼續拉煤,母親哭道,「我的女兒每個都是金疙瘩,我不能看你糟蹋自己的身體。」

隋金榮不忍母親難過,先做起服裝生意維繫生計,但隔行如隔山,能開重卡的她卻開不好服裝廠。

眼看著賺不到錢,又欠下更多的外債,隋金榮義無反顧地再次回到了內蒙古。

丈夫不情不願地跟著去了,但是隋金榮知道,「他是個一心想干大事業的人,開車拉煤這活兒太臟太累,他覺得不適合自己。」

果不其然,沒幹幾年丈夫就吵著要做生意。

隋金榮只好四處找親戚朋友借錢給他搞土地承包,但丈夫不是做生意的料,不到一年就賠得精光,還欠下50萬元(約222.3萬台幣)的外債。

丈夫不死心,要繼續折騰,隋金榮早已心力憔悴。

與其捆綁在一起,越拖越痛苦,不如「自己走自己的吧。」

經過一番思考,她選擇和丈夫和平離婚。

大女兒和小兒子以及幾十萬外債通通歸隋金榮,丈夫凈身出戶。

別人說她傻,帶著一雙兒女已經夠苦,還要背外債。

骨子裡透著樸實的隋金榮卻認為,這些錢都是別人沖著自己的臉面借的,「寧可身受苦,不能臉受熱」,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至於生活,再苦又怎樣。隋金榮清楚記得父親說的一句話,「只要肯吃苦,就不怕過不上好日子」。

03大大的貨車,撐起了孩子純真的童年

從此,隋金榮把家安在了車上。一為省錢,二為早點兒去搶活。

天還不亮,她就駕駛著卡車去拉煤,跑一趟能掙100塊錢,她經常連軸轉,一天最多時要拉7趟。

餓了啃兩口麵包,吃根火腿腸,實在困了就眯一會兒。

可一睜眼,看到同事們在拉煤,隋金榮又恨自己,多睡這半刻時光平白耽誤了賺錢。

這樣自責的心態,也被隋金榮延伸到對待孩子的態度上。

離婚那年,小兒子只有一歲多。

為了跑車,她把孩子託付給妹妹照料。

但孩子一看媽媽要走,就一屁股坐進行李箱里號啕大哭,「媽媽,你把我也打包帶走吧!」

隋金榮含著淚,咬咬牙把孩子綁在腰上,一起跑車。

可是小小年紀的孩子,在車上吃不好睡不好,甚至還遭遇過危險。

有一次,他直接從兩米多高的車門邊摔到了地上,幸好是摔在煤堆上,沒造成傷害。

這一幕卻把隋金榮嚇得魂飛魄散,她抱著兒子癱坐在地上放聲大哭。

哭聲里有委屈,有內疚,更有堅定。

不服輸的她暗暗發誓,要賺更多的錢給孩子們買一棟大房子,有個安穩的家。

但年幼的兒子,卻轉過臉抹掉母親的眼淚說,「媽媽,我不要大房子,只要你陪在我身邊就好。」

隋金榮的一雙兒女,都非常懂事。

一次過年,她要給兒子買衣服,小傢伙搖著小腦袋拒絕,「我是男孩子,要啥衣服。」

可轉眼,孩子就拉著隋金榮走進服裝店,嚷嚷著要給平日沒空打扮的媽媽買件漂亮衣服。

做舞蹈老師的大女兒,主動幫隋金榮分擔重任。她一邊上班一邊帶著快要入托的弟弟,弟弟生病去醫院,都是她一個人在操勞著。

孩子,是她的軟肋,亦是她的盔甲。

隋金榮不斷告訴自己,不能自怨自艾。

她開了個直播間,忙碌之餘嘮一嘮心裡的苦悶,也在談笑間得到了紓解。

一次,卸完貨的她疲憊不堪,直接頂著一臉煤煙頭戴紅色安全帽,唱了一曲《拉薩夜雨》。

出人意料的是,沒有人說隋金榮難看,反而紛紛誇讚她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一度因為滿面塵煙不敢照鏡子的隋金榮,瞬間有了自信。

慢慢地,她越來越懂得為生活增點兒甜。

她親自動手把車內裝飾一新,裝了話筒音箱,用零碎時間在網上做直播。

她幾乎每天都發段子,如果哪天不發了,大家就擔心她是不是開車出危險了。

隋金榮感受到了滿滿的關懷,日子真的沒有那麼難熬了。

2020年,隋金榮的勵志故事被央視財經欄目組得知。

他們邀請隋金榮參加了一檔扶貧節目,正是從那時起,隋金榮發現,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比自己更苦的人。

淋過雨的人,更懂得為他人撐傘。

隋金榮主動關注偏遠地區的百姓,幫他們宣傳賣貨。

2021年7月,半年沒回家看兒子的隋金榮,打算卸完貨就去看望生病的兒子。

但當她得知河南遭遇洪災,急需物資后,二話不說調轉車頭,不分晝夜地把物資送到河南鞏義受災群眾手裡。

2022年3月,隋金榮在直播間收到了藍天救援隊的求助,對方請她幫忙尋找能將抗疫物資運到吉林的重卡司機。

考慮到處在特殊時期,隋金榮乾脆自己上陣送物資,做了一次女中豪傑、最美逆行者。

就在最近,隋金榮還在直播中將家鄉的大米介紹給全國網友,努力帶動家鄉經濟發展。漫漫人生路,隋金榮從未停止對愛和夢想的追求,她一步一步走向了幸福,將日子過得越來越紅火。

04飛馳人生,希望永遠在路上

曾經,面對節目採訪,隋金榮自嘲說,「我覺得自己是條漢子。」

彼時的她,正與生活苦苦搏擊,咬著牙也要把債款還清。

如今,她終於用自己的拼搏撥開迷霧見到了人生更美的風景。

隋金榮用她的故事告訴我們,積極向上的女性,憑自己的力量頑強生活,儘管姿態有些狼狽,過程充滿艱辛,但一切都是最美的樣子。

隋金榮更用過往的經歷激勵眾人,你我本就高山,而非溪流,這一輩子,既登得上群峰之巔,更可以俯視得了平庸溝壑。

乘風破浪,勇敢生活,每一個走出界限與桎梏的女性,都能在廣闊的人生畫紙上,書寫出嶄新的腳本。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