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硬氣釘子戶!村民揚言:100億補償也不賣房 如今15年過去「他的堅持」令人動容:幸虧沒買

「不要說一個億,就算一百個億我也不賣!」

2007年,鄭州市東史馬村的一個老宅門口,一位老人怒氣沖沖地對著西裝革履的開發商道。他不願意賣掉的房子是自家老宅,大小約有四畝地。開發商為了買下這塊地,向老人報價一個億,希望他能同意拆遷,沒想到碰上了這個「釘子戶」。


Advertisements

15年過去了,不少人覺得當年那個老人一定後悔了,畢竟當時的1億元,夠在鄭州買上百套房子了。比起一座老宅,1個億夠多少代人不愁吃穿過下去了。

他為何甘願放棄天文數字的一筆錢,選擇留下這座老宅?如今他後悔了嗎?

01 100億也不賣的200年古老民宅

任金嶺,是鄭州市東史馬村的一位村民。東史馬村位於鄭州的西四環附近,如今這裡是高新技術開發區,繁華乾淨,但是在十五年前,這塊地還是一片村莊。

直到2007年,鄭州市決定啟動東史馬村的改造計劃,將老村莊拆遷改造為新式的建築群。而村子里的人都成了「拆遷戶」,家家戶戶拿了一筆豐厚的拆遷款,搬到了其他地方生活。


Advertisements

只有任金嶺的宅子,始終沒有拆除。在開發商的規劃中,任金嶺的宅子非常重要,所以自從拆遷計劃開始以後,便頻繁有人上門勸任金嶺簽下拆遷協議。

只是任金嶺倔得很,始終不同意拆遷。開發商前前後後來了十幾趟,每次的報價都要增長一大截,任金嶺依然只是搖搖頭。

直到最後,開發商的一位領導親自找到任金嶺,誠懇地報價一個億,希望任金嶺同意拆遷。沒想到任金嶺頓時火氣上來了:「別說一個億!一百個億我也不賣!」

這下子開發商是徹底沒轍了,只能暫時把任金嶺老宅這一部分地擱置起來,先開發其他地方。眼看著鄰居的地高樓拔起,任金嶺依然住在古宅里,大家都覺得任金嶺「傻」,守著這樣一座古宅過苦日子,為什麼不拿一個億去高檔小區買個別墅?


Advertisements

其實不是任金嶺不想搬,而是古宅對他而言太重要了。如果只是一座普通的宅院,他早就拿了錢走了,但是這座宅院承載的是任家兩百多年的沉澱,斷然無法割捨。

任金嶺的先祖是任德潤,清朝年間曾任布政司布政使,是一位二品大員。在任德潤當上大官之前,任家大宅已經有了,那時候只是一座幾畝地的普通民房。

任德潤陞官之後,開始將老宅擴充,逐漸形成了一座三十多畝的大院,將附近整個村子都囊括了進去。

這座宅子後來歷經滄桑,規模不斷縮小,但是核心部分始終保留著。直到上世紀末,變成了如今這個三畝地的古宅,方才定型。

古宅承載的是任家兩百多年十幾代人的全部心血,每一代家族掌門人都被反覆叮囑,一定要保護好宅院,這才是家族凝聚力的核心。


Advertisements

而2007年,在東史馬村即將開發之前,任金嶺的老父親剛剛去世,臨終前也告誡任金嶺無論如何不要賣掉老宅。

此時任金嶺也已經五十歲了,雖然談不上事業有成,但生活得也算不錯,家裡在市區有一套新房子。但是任金嶺為了守護老宅,一直沒有搬走,而是留在老宅過著「近代」的生活。

任家古宅裡面沒有空調、暖氣,也不敢扯太多電線,電路僅僅用來照明。因而這座宅子到了冬天便十分寒冷,夏季又多是蚊蟲,悶熱難耐。

即便如此,任金嶺也不願意離開。他細心守護著古宅,為之付出了大量心血。

古宅中,不少東西已經破損、腐朽,任金嶺在閑暇之餘,照著書籍自學了修復技術。不論是檐角、磚瓦還是樑柱,他都能進行修補,而且手法高超,非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有時候房梁、屋脊受損,任金嶺請不起人幫忙修補,就自己搬個梯子慢慢修。他年過五旬,這樣做自然有些風險,但是他從沒因為害怕、麻煩而退縮。

Advertisements


任金嶺不同意拆遷,還借著這個機會教育兒子,不要總想著依靠祖上的蔭蔽,想要好的生活就自己去追求。

最終,任金嶺一家還是沒有搬遷,住在這個老宅子里,靜靜地過了幾年。但是很快,周圍的房子都被推倒,只剩下任家一個古宅,此時任金嶺不由得也有些擔心了起來。

Advertisements

02 從文物單位到博物館,漫長守護之路

目前雖然守住了,但是如果以後遇見蠻不講理的開發商,強行破壞了房屋,或者通過斷水斷電等方式來逼迫自己拆遷,又該如何處置呢?

此時任金嶺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把民宅變成文物保護單位,如此一來,即便自己不住在裡面,也不會有人破壞它。


Advertisements

但是文物保護單位的申請談何容易?即便任家大宅歷史悠久,也不是說當就當的,必須由專家檢查一番,再上報政府,才能進行審批。

2009年,任金嶺聯繫了鄭州市文物局的專家,提出了鑒別大宅的申請。不久之後,一支由古建築專家、近代史專家等組成的小隊來到了任家古宅,在任金嶺的帶領下開始參觀、鑒別古宅。

剛下車,看著人家古宅的大門,便已經有些目不轉睛了。

正門不大,但高足足有四米,顯得非常氣派,兩側各有一個石頭做的麒麟瑞獸。在門上有一塊匾額,寫著「輔翼國政」四個大字。


大門由兩道門組成,分一重門和二重門,二重門上則有一塊「望重斡城」的匾額。這兩塊匾額當初均是建宅時道光帝賜的,不過後來原物丟失,後人在修繕的時候仿照原先的筆跡重新做了兩塊。

從高空鳥瞰整個古宅,分為前後兩個大院,各自由三座老房組成,整體南北長44.5米,東西寬22.5米。


宅院的原始風貌保存得非常完好,這得益於任金嶺的父輩當初的作為。在戰亂時期,為了保護古宅的物件,他們把宅子里的器皿、茶具等埋藏在地下,將房脊的「五脊六獸」都扣下來,一併埋在地下,院子里精巧的浮雕沒法埋藏,便用泥巴糊上。

經過這樣一番保護,整個院子看起來便沒有那麼多的精巧地方,於是得以保存下來。後來任金嶺的爺爺把器皿、脊獸挖出來,小心地去除浮雕的泥漿,才使得宅院重煥光彩。


這些浮雕大多分佈在東西兩側的廂房上,有各種樣式,最常見的如「仙鶴雲海」、「麒麟送子」等等,古樸精巧,美麗絕倫,非常具有研究價值。

而正房的房梁足足高七米,上面也刻著祥雲、蝙蝠等,處處透露著精緻巧妙,也彰顯著過往的輝煌歷史。

任家古宅能夠保存得如此完整,還得益於任金嶺大半輩子的心血保護。他從年輕時候就在外打工,大部分積蓄都花費在了修繕古宅上面。

在漫長的歷史中,這座古宅曾經被當作一間學校,用於教書育人,春風化雨。後院的一間廂房就是教書的地方,桌凳齊全,還存放著一些曾經用過的「教材」:十幾本經史。

這是在上個世紀,任家的一代祖輩在家裡開創了私塾,藉以謀生。那時候任家也是附近有名的書香門第。


經過一番評定,專家組認為任家古宅屬於保存非常完整的清代民宅,具有很高的歷史價值和研究價值,其中還蘊含著不少珍貴文物,更是為其增添了不少分量。

不久之後,鄭州市將任家古宅列為文物保護單位,任金嶺也免去了擔心開發商強行破壞古宅的煩惱。

但是接踵而來的是新的問題,新城區建設的施工項目很快延伸到了古宅附近,在工地旁邊,古宅塵土飛揚,噪音整天不絕,著實有些煩惱。

更讓任金嶺擔心的是,總有些人悄悄來到古宅,要麼掏走一片磚瓦,要麼挖出來一株植物,甚至還有人進去偷竊文物。


為了古宅完整性,任金嶺一直沒有裝監控之類的東西,但他也不能時時刻刻守在古宅旁邊,所以這種情況時有發生,無法斷絕。

任金嶺自己想方設法保護古宅,花費了大量的心血。他先是買了一些玻璃把浮雕和花窗給蓋住,防止木質的雕窗因為風沙被侵蝕掉。

自來水的供應斷掉了,他就自己找人鑽井取水;電路被切斷了,買個蓄電池接上照明。

為了防止踩踏和震動破壞古宅的地面,任金嶺自掏腰包買了幾百平方米的地板磚,一塊一塊地拼接鋪設好。

任金嶺最後還想到了一招,就是在古宅外面建設一圈「護城牆」,形成環衛,這樣一來可以極大程度避免外人進入,減少各種損失和破壞。


但是這個項目他自己拿錢的話,沒有數百萬是下不來的。畢竟想要建設這樣一圈古香古色的城牆,需要專業團隊的持久施工,花費巨大。

任金嶺有一雙兒女,他自己的積蓄早就花在了各種修繕上;兒子收入一般,女兒開的連鎖麵包店,每年的收入還算不錯,但是也不可能支撐這樣大的一筆開支。

最終,任金嶺做出了一個決定。他打算把這裡建設成一個私人博物館,免費對外開放,既能擴大古宅的影響力,讓更多人知道它的存在,也能傳遞中國淳樸的家風和建築之美。


如果能成為博物館,市文物局會對修繕、改進工作提供幫助和指導。任家古宅迫切需要更專業的修護,單靠任金嶺一個人是忙不過來的,他也沒有這個財力。

2017年,任金嶺正式向河南省文物局遞交了申請,希望把古宅變成一個真正的博物館。

為了通過審核,任金嶺在專業人士的指導下,開始對老宅進行整理。

他把各種古物件,包括桌椅、瓷器、以及曾經的朝服、牌匾原件全部整理出來,分門別類,進行了詳細的統計和介紹,列出來的單子足足有上千件。


這是整個古宅的底蘊和歷史,也是古宅的靈魂所在。只有將它們全部細分出來,才能向專業的博物館看齊,擺脫古宅的身份。

博物館需要弄一個「鎮館之寶」,任金嶺想破了頭,選來選去,始終拿不定主意。這時候,他忽然想起來一件東西。

東史馬村以前的名字叫做天祥寨,天祥者,天賜祥瑞也,取這個名字也有祈求上天護佑的意思。

不過天不遂人願,戰亂年代,又趕上飢荒,當時附近的村民們餓死了不少人。此時作為當地名門望族的任家責無旁貸地肩負起了保護村民的責任。

當時為了保護村民,任家先祖把人們聚集在一起,以任家大院周邊為界線,搭建了寨牆,建設成了「天祥寨」。

而作為天祥寨的主門的北門上,懸掛著一個由石頭雕刻成的「天祥寨」寨匾。這塊匾額見證了當時的歷史,堪稱整個村寨最有分量的東西,也能代表曾經的那種無我大公之精神。


但是在拆遷的過程中,這塊牌匾早就不知道去了哪裡。為此,任金嶺找到了開發商的負責人,希望他能幫忙尋找一下石匾,聽了任金嶺的一番話,開發商立即派出工人聯絡拆遷隊,協助任金嶺尋回石匾。

任金嶺和拆遷隊在工地尋找了近一個星期,終於找到了石匾,雖然有些損壞,但是整體保存完好,缺失的邊角料也沒有丟,所以可以完整地運回去。後來這塊石匾被放在博物館的第四展廳正中央,作為「鎮館之寶」存在。

03 民族文化不絕,精神之火不熄

2017年5月18日,省文物局通過了任金嶺的申請。根據省文物局的指示,新博物館可以取名為「天祥博物館」,任金嶺高興地同意了這個名字。

任金嶺作為老宅的擁有者,理所當然地成了博物館的館長。


不久之後,市文物局派出專人協助保護、改進天祥博物館,加裝了不少專業的保護措施,將其真正變成了一個可以參觀的博物館。

而任金嶺和妻子崔麗麗擔任了天祥博物館的第一任講解員,負責接待遊客,向他們講解各個文物以及古宅的精神風氣。

如今,任金嶺的兒子任原野、兒媳婦陶閃閃都擔任了天祥博物館的講解員,為遊客們介紹內容。任金嶺的女兒的麵包店越做越大,她每天辛苦工作,賺的錢有不少都用於博物館的維護工作。


天祥博物館有許多東西都蘊含別樣的寓意,非常能體現當初任家的家風。比如在第四展廳有一件綠色的筆筒,這個筆筒上雕刻著一朵荷花,奇怪的是,荷花整體是向下開放的。

陶閃閃解釋道,筆筒在古代是文人必不可少的工具,也象徵代表著文人的風格,任家的筆筒蓮花向下,寓意謙虛低調,一心求學。

任家的家訓「詩禮傳家,布德施恩」就刻在古宅屋基的房樑上,這是任家人兩百多年來一直堅持的精神,他們也確實如此做了。

在天祥博物館第二展廳的西側,掛著一件蟒袍。這是任家先祖的官服,也是皇帝御賜,這件蟒袍是「八蟒五爪袍」,是皇帝用來賞賜重臣的。


這種恩賜在明朝十分常見,幾乎三四品的官員都人手一件,但是在清代還是比較難得的。

這件蟒袍就代表著任家當初的地位,顯赫非凡。即便如今任家只是普通的老百姓,依然傳承著先祖的遺物。

天祥博物館還別出心裁地把一些斗拱取出來,供陳列展示。從房子上拆下來的斗拱精密複雜,由多個部件組成,用於柱子和屋頂的過渡,起到轉移屋檐重量到柱子上的作用。


這是古建築的一種智慧,折射出中國工匠的獨到之處,也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中華古典建築的典雅精巧,大氣磅礴的氣質。

回想起曾經「一百個億也不賣」的豪言壯語,任金嶺也有些唏噓。他當初說的這句話完全是氣話,並沒有太多的意思,事實上也是如此,不管多少錢財,都不能買走任家的傳承。

現在不少市民和大學生都喜歡參觀遊覽天祥博物館,感受清朝古建築的魅力所在。而且不少學校比如天祥博物館附近的河南工業大學等高校還組織了專門的遊覽計劃,由任金嶺專門對接介紹。

東史馬村早已經擺脫了原先的落後,取而代之的是高樓大廈,車水馬龍。但不如任家古宅,一種幽靜和厚重的氣息撲面而來,讓人心曠神怡。


「其實我們老百姓也不知道什麼叫文物,我們只知道它是一種文化傳承、一種精神紐帶。」任金嶺一番樸實的話,道出了幾十年的心血所在,他不在乎什麼文物,只想讓這種文化、精神傳承下去,讓任家的精神和中華民族家族觀念保存不絕。

文物博物館作為文化傳承的結晶,承擔著傳承與教化的重要作用。只有社會各界齊心協力保護、開發文物博物館,才能讓它們延綿不絕,為中華民族的延續發光發熱。

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