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歲婆婆住院!丈夫要求60歲妻子「24小時全程陪護」 妻子「心酸委屈」:我也是老年人了

有的男人,自己做兒子的時候對父母沒有多孝順,可一把妻子娶回家,一下子變成了大孝子,張口閉口就是「我媽這輩子不容易」,好像他媽所有不容易都始於妻子進門,是這個女人帶來的不幸,下面就是要求妻子學會忍耐要無條件接受要孝順。父母對兒媳稍有不滿打了小報告,這個孝子一定會跳出來為他的父母主持公道,正義凜然。

陸淑珍陸阿姨最近就經歷了婆婆住院,被丈夫指責和道德綁架。陸阿姨累病了卻沒人管,她突然有了離婚的念頭。這是怎麼回事兒呢?下面是她的自述。


陸淑珍阿姨的自述

Advertisements

我是陸淑珍陸阿姨,今年60歲,本來想著忙碌了一輩子,退休后可以享受晚年生活了,也能出去旅旅遊,跳跳廣場舞,打打太極拳,輕輕鬆鬆的過好今生剩下的日子。

可是我退休后的生活簡直就是一場連環車禍現場,慘不忍睹。毫不誇張,我比上班還累。

剛退休那年,兒媳懷了二胎,兒子一個電話:「媽,麗麗又懷孕了,我們打算生下二寶,您過來幫忙吧。」

我老伴還沒到退休年齡,還差3年60歲,我收拾收拾東西,就屁顛屁顛的去了兒子家,先伺候孕婦,然後伺候月子,兒媳上班后我又給帶孩子。大孫女剛上幼兒園,大的還不懂事,小的太嬌嫩,帶兩個孩子讓我焦頭爛額。每天累得腰酸背痛腿抽筋,即使這樣,兒子兒媳還是各種不滿意,批評我不會帶孩子。我是身體累,心更累。

Advertisements

後來已經79歲高齡的婆婆摔了一跤,直接卧床了。老伴說他一個人照顧不了老太太,讓我回去。沒辦法,只能跟兒媳婦商量,讓她父母過來照顧大寶二寶,由我們每個月給孩子姥姥姥爺拿4000塊錢辛苦費,兒媳依然不高興,我也顧不了了。

我回到北京,無縫對接照顧起婆婆。


我老伴是家裡的老大,下面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他們都生活在老家。我老伴作為長子,作為跳出農門在北京落戶的最有出息的兒子,公公婆婆不到60歲就來到我們家,讓我們給他們養老。小叔子小姑子只是過年過節來看看,提點老家的玉米面小米花生油什麼的,待幾天就回去了。

Advertisements

以前公公婆婆身體還好時也沒覺得什麼,就是住的擁擠一點,婆媳矛盾多一點,都忍忍就過去了。

公公是腦溢血突然去世的,在北京火化后抱著骨灰盒回到老家埋入祖墳,喪事是在小叔子家的院子里辦的。

婆婆就不一樣了,她是一個強勢的老太太,她跟我們住在一起這二三十年,主要的業務就是挑剔我,跟我找茬兒,無端指責我,沒事兒挑事兒,添油加醋跟她兒子打小報告,還監督我花錢沒花錢。

因為婆婆,我有離婚的衝動不下100次。

婆婆見她兒子把工資交給我,她很不舒服,就總以為是她兒子養著我,我在指望她兒子過日子。她不知道我的工資比她兒子高很多。

每次因為婆媳關係崩潰有離婚的衝動時,我都會躲到我的單身公寓里自愈后再回家。好在我的工作是在兩個校區里輪轉,我外面有公寓可以安身,不高興時可以借口工作忙一兩個星期住在外面。

Advertisements

公公突然去世,給我老伴打擊很大,他說:「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我爸突然就沒了,我還沒有好好孝順他。」

很長一段時間他走不出來。

面對剩下的母親,老伴突然變得敏感起來,甚至看出了他的焦慮,哪怕婆婆咳嗽兩聲,他都很緊張,要是婆婆說哪裡不舒服了,一定要帶著老太太去大醫院找專家。這種過度緊張,讓我很疲累,因為他說帶老太太看專家,基本都是指令我帶著去,他還有工作要忙。

經常是我帶著婆婆在醫院裡掛號排隊,拿葯排隊,推著輪椅樓上樓下的跑,老太太沒啥事兒,我的血壓已經飆升了八次。

這次婆婆去衛生間時腳下打滑摔跤,造成胯骨骨裂,做了固定治療,必須卧床,吃喝拉撒都需要人伺候。

半年的靜養治療,婆婆藉助助步器可以挪動了。

Advertisements

我老伴退休了,他寸步不離的陪著婆婆,只說話卻不會幹活,所有的活都是我在做,每日三餐五餐,洗澡擦身,洗洗涮涮,他就會指揮挑刺,動作稍重都會指責我一頓。


就在婆婆走路越來越穩的時候,婆婆的膀胱上長了一個腫塊,最後確診是癌。

我老伴的天塌下來了一樣,挺大一個老爺們,哭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怎麼勸都不行。

婆婆住進了最好的醫院,我老伴希望發生奇迹,讓他母親死裡逃生。可是奇迹並沒有發生,婆婆的身體越來越差,生命進入了倒計時。

在最後這段時間裡,婆婆要回老家,她不想死在外面。商量之後,我們租了120,把婆婆送進老家最好的醫院貴賓病房。

Advertisements

回到老家,三個子女輪班陪護老人吧,可是讓我崩潰的事情再次發生。

本來說得好好的,三個子女三家一家一天,小姑子主動認了第一天。

「這樣輪沒有問題,但你是大嫂,你必須24小時在病床前盯著不得離開。你伺候的時間長,動作熟悉,咱媽也習慣了你的照顧。別人留在這裡就是輔助你的。」

說實話,自從婆婆生病,都是我在照顧,小姑子小叔子他們在老家,鞭長莫及,我沒意見,可是現在回到老家了,子女們都在身邊,人人都可以照顧,也人人都有責任。甚至他們倆應該多承擔一點,讓我喘口氣休息休息。

可是沒有,我老伴居然讓我繼續頂班,而且是24小時不得離開。

「我太累了,血壓也忽高忽低,讓我睡兩晚緩解緩解吧。」我心裡有一股火往上竄,可我在心裡警告自己:「場合不對,不能失態,不能生氣,注意素質。」我語調盡量平和下來,一個字一個字的跟他說。

Advertisements

「我媽病得都這麼重了,睡覺重要還是我媽的命重要?少睡一個晚上你死得了嗎?」

老伴對著我咆哮,好像我是那個要帶走他媽的死神一樣可恨。

「哥你幹什麼?就讓我嫂子回家休息休息吧,我嫂子也60歲人了,別把她累垮了。」小姑子勸解她大哥。

是啊,我也是老年人了,為了照顧婆婆,我真的很累,在北京時,我就提議請一個護工,老伴說「護工有幾個負責任的?還可能對老人下黑手打老人,我媽怎麼能交到他們手裡?你至於那麼累嗎?」

「對護工你不放心我理解,弟弟妹妹都是媽的兒女,他們倆你也不放心?也擔心他們對媽下黑手?非要我寸步不離的看著,你是怎麼想的?」

我抓起衣服就離開了病房。

外面寒風刺骨,深冬的寒冷立刻包裹住了我,可是我的心更冷。

過了大半輩子的枕邊人,我可以忍受他的愚孝不分青紅皂白,也可以為他承擔本不該屬於我的那份責任照顧公公婆婆幾十年,可我忍不了他對我的冷漠無視。

當天晚上我累倒了,發燒血壓升高,一個人跑到輸液室輸液到天亮。

突然又有了第101次離婚的衝動。

這次想離婚,不是婆婆挑事兒打小報告,而是她的兒子我的丈夫,我的婚姻真的讓我失望了。


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