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學霸閨蜜!一個「成頂級科學家」44歲單身堅持不婚 另一個「替世界首富花錢」4年生3孩

她們被稱為「中國最牛閨蜜」:

同是清華學霸,一人成為頂級科學家,如今卻堅持不婚主義;

另一個四年生3娃,蓋茨親自請回國,邀她加入基金會北京代表處,如今卻轉戰教育領域。

兩人的人生軌跡如此不同,到底是如何走到一起,成為閨蜜的呢?

Advertisements

1977年,顏寧出生在山東章丘一個小山村裡,父母都是汽車製造廠的工人,沒時間照顧她,她只好跟著外婆一起生活。

顏寧的童年過得很愜意,時常跟著村裡的孩子玩捉迷藏,玩累了就躲在姥爺的書房看連環畫。

6歲那年,父母工作調動,顏寧就跟著一起到了北京生活。

考慮到已經到該上學的年紀,父母就把顏寧送進了北京當地的小學,希望她能趁機收收性子,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Advertisements

沒想到,學校根本束縛不了她的天性,每次敷衍地完成作業后,顏寧就拿著沙包,跑到家樓下,找附近的小夥伴一起玩。

玩撲克牌,顏寧也很在行,她從小記憶力好,看過的牌都過目不忘,其他小孩都玩不過她。

雖然不愛學習,但顏寧特別喜歡看課外書,當別人的小孩吵著要玩具,她只要求父親給她買一本《西遊記》,作為生日禮物。

在別人還在努力識字時,顏寧已經把《西遊記》看了不下一百遍,《哪吒傳》評書早就聽得倒背如流。

初中,全班女生沉浸在費翔的帥氣里,顏寧特立獨行,看金庸小說看得無法自拔。

高中,當別人奮筆疾書,為了高考而努力,顏寧正躲在學校圖書館看散文詩集,抄寫詩經。

那時,她認為自己是文學界的新星,立志成為一名作家,決定學文,報考北京大學中文系。

Advertisements

然而,就在文理分班時,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班主任覺得她很有天賦,讓她學理。

顏寧註定與北大無緣,1996年,她以全校第一,全市第三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

父母讓她學醫,醫生好就業,可顏寧這次誰的建議都不聽,她選擇了生物學專業,這專業在當時的清華算是冷門的。

Advertisements

「你們告訴我,哪條路好走,我就偏不走那條路,老聽你們的,人生太沒意思了吧。」

可是,開學沒多久,顏寧就後悔了,她甚至想連夜離開清華。

以前的學校,一群普通同學追捧顏寧,顏寧就是他們眼中的「學霸」。

到了清華,神仙打架的地兒,顏寧愣是連班級前幾名都擠不進去。

大一第一學期結束,顏寧所有課程都險過及格線,這讓她大受打擊。

暑假,她連家都不敢回了,覺得自己沒臉見父母,躲在學校惡補功課。

她又想起了當初的決定:

Advertisements

如果自己沒聽班主任的話,選擇理科,是不是現在已經在北大,做個文人的美夢?

如果自己聽從父母的建議,選擇學醫,是不是就好過一點?

老話說得好,萬物皆有命,老天自有安排,你只管做好自己。

顏寧不知道的是,老天已經偷偷在清華給她安排了一場偶遇。

正是這場偶遇,讓顏寧找到了這一生非常重要的人。

暑假,顏寧留在學校,整天去圖書館複習功課,發誓下學期一定要擠進班上前幾名。

碰巧,她發現有個女生也留校,正在惡補微積分。

顏寧一套近乎,原來兩人是老鄉,而且都是生物學系的,最重要的是,兩人都在為微積分犯愁。

同是天涯淪落人,兩人很快就熟識了起來,並以「閨蜜」互稱對方。

(前面是李一諾,後面是顏寧)

Advertisements

這個女生叫李一諾。

相比於顏寧,李一諾的童年並沒那麼好過。

李一諾12歲時,父母離婚,父親逼著母親凈身出戶,李一諾跟著母親,過慣了四處為家的生活。

母親為了養活她,重新學習,靠著自己的努力,坐上了化工廠副廠長的位置,領導3000多員工。

母親既當娘,又當爹,所以性格逐漸變得有些強勢,對李一諾教育特別嚴格。

(李一諾小時候與母親)

Advertisements

小學時,李一諾做事很粗心,她有一次數學考試,考了80分,需要家長簽名。

母親看出被扣掉的20分,全是因為女兒粗心,堅決不肯簽,希望她長長記性。

那次,全班需要簽名的同學都簽了,只有李一諾沒簽,老師以為李一諾考不好,故意沒拿給家長看,當著大家的面,把她狠狠地罵了一頓。

她哭喪著臉回家,把氣撒在母親身上,母親故意說風涼話:「有本事你就考個100分,別本事沒有,脾氣倒挺大。」

自尊心強的李一諾,哪受得了這種侮辱,她暗暗發誓,一定要考滿分,讓母親後悔。

從那之後,李一諾再也沒犯過這種小錯誤,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對於李一諾的所有事,母親從不干涉,每次李一諾想聽聽母親的建議,母親總說,「自己的事情自己想,別老打擾我」。

所以,李一諾從小就特別有主見,想要買什麼衣服,留什麼髮型,都是她自己決定的。

就連「李一諾」這個名字,也是她自己取的。

原先她跟父親姓,後來父母離婚之後,她索性改跟母親姓,並為自己重新取了個名字「一諾」,取自成語「一諾千金」。

1996年,李一諾考入清華大學,母親也跟著她,從山東搬到了北京南城。

剛上清華那會,李一諾壓力很大,母親每周末都會騎著自行車,騎一個多小時來看她,帶她出去散散心。

「哎,去它的吧!生活多美好,走,咱倆出去玩玩,放鬆放鬆。」

李一諾跟著母親生活,省吃儉用慣了,到了清華,一頓飯也只敢花兩三塊。

那次兩人一起出去,路邊有賣獼猴桃的,10塊錢一斤,母親二話不說掏錢買了四五個,那豪氣的樣子,李一諾第一次見。

母親說:「什麼人都吃得起獼猴桃,只要你肯花錢,什麼人都能在清華讀出名堂,只要肯用心。」

聽了母親的話,李一諾一直憋著一股氣,期待在清華混出名堂來。

她怎麼都沒想到,名堂還沒混出來,她就遇到了一輩子的好朋友—顏寧。

顏寧和李一諾的交情,完美詮釋了一句老話:八杆子打不著的人。

一個從小被家人保護的掌上明珠,一個從小跟著母親流浪的苦命娃。

顏寧外向、熱情似火,而李一諾獨立沉穩。

兩人經歷、性格完全不同,按道理說很難走到一塊,可沒想到兩人卻成了最好的閨蜜。

在清華里,兩人一起上下課,一起泡圖書館,一起逛街,甚至為了看五班一個酷似奧黛麗赫本的美女,兩人在九號食堂吃了一個學期,吃到那個美女畢業。

大二,在李一諾的鼓動下,顏寧跟著她一起備考托福雅思。

兩人一起報了新東方,天天騎著自行車到校外培訓班補習。

結果,在報名的時候搞了個烏龍,電腦輸入顏寧的名字時,錯把「Ning」打成「Nieng」。

後來,顏寧申請出國留學,也不得將錯就錯,繼續用這個名字。

李一諾調侃顏寧,「你看,叫Ning Yan」的人太多了,哪見過有「Nieng Yan」的,你日後肯定出名啊。」

那時,李一諾還不知道,她這張嘴真的開過光,顏寧日後真的名聲大噪。

兩人也創下了低年級考托福的先河,取得了特別高的成績。

除了學習,兩人在其他方面,步調也高度一致,大二下學期,李一諾當上了黨支部副書記,顏寧則做了學生會主席。

李一諾做事認真負責,大家都喊她一句「諾姐」,人美心善,身邊自然桃花無數。

大三那年,有人給李一諾遞了一封情書,跟她告白,結果李一諾特別正經地回了句:

「你看… 我們都是學生幹部,這樣不合適吧。」

她把這件事告訴顏寧,顏寧笑話了她一個學期,笑她「呆瓜」。

可顏寧也承認,大學四年,李一諾就是她的「人生導師」,基本上她做什麼,顏寧跟著做什麼。

大四,兩人一起到到諾和諾德在上地的研發中心去做畢業論文。

在研發中心裡,顏寧依然是那個「不靠譜」的人,天天搞破壞,把實驗室搞得一團糟,整天讓導師Kevin頭疼。

而李一諾就是一本正經,從早到晚做著實驗。

李一諾用一句話形容過她們的區別:

「我無趣的奔前程,她有趣的無前途。」

那時,Kevin提前判定她們倆的「結局」:李一諾日後肯定投身科研工作,顏寧骨子裡是個商界領袖。

然而,老天的安排怎容許凡人琢磨清楚呢?

2000年,兩人順利畢業,顏寧決定要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留學,而李一諾選擇到加州大學學習。

兩人就此分開,冥冥之中暗示了她們將要奔赴不同的世界。

雖然都在美國,但一個在東,一個在西,相隔4500公里,平時只能靠電話聯繫。

兩人約定,各自努力,頂峰相見。

在普林斯頓讀博期間,導師常拿顏寧與同實驗室的師兄做對比。

「他可以,你怎麼就不行?」

「你啥時候能做出這個實驗,他早就做完了……」

顏寧除了睡覺,幾乎所有時間都待在實驗室里,耐心做科研。

每天只睡6小時,抱著論文集睡覺,睡飽了,抓起論文集接著看。

那時,顏寧看似跟師兄拼個輸贏,其實是在跟自己較勁。

她不允許自己輸,更看不得別人贏。

而遠在美國另一方的李一諾,眼裡早就放下了輸贏,讀博第一年,就談了戀愛,並在次年領證結婚。

那段時間,顏寧形容為「暗無天日」:

「我是做什麼,什麼做不出來。」

為了做實驗,顏寧瘦了20斤,最後終於做出了實驗,並陸陸續續在期刊發表論文。

2004年,顏寧拿到了博士學位,獲得「青年科學家」的稱號。

李一諾也順利從加州大學畢業,拿到了麥肯錫公司的offer。

從此,李一諾離開了科研的主戰場,走向商界舞台,而顏寧決定繼續攻讀博士后,繼續搞科研。

在讀博士後期間,顏寧成功攻破了生物學界的百年難題,分析出世界第一個膜蛋白結構。

一時之間,顏寧成為科研界冉冉新星,各大企業紛紛向她拋來橄欖枝。

可這時,顏寧卻突然緊急剎車,拋下所有一切,決定回國,回到清華大學任教。

李一諾在麥肯錫摸爬滾打兩年,也終於坐到了項目經理的位置。

回國前一晚,顏寧打電話問李一諾,要不要一起回去,李一諾說:「你回去開闢新戰場,我繼續在這裡開天闢地,像金庸小說的俠客一樣。」

就這樣,兩人從異地,又變為異國,但感情絲毫不受影響,兩人就算再忙,每周末都會打一通電話,相互吐槽工作。

顏寧在清華任教的10年裡,李一諾慢慢從項目經理,做到了麥肯錫全球合伙人,同時生下了兩兒一女3個孩子。

在清華教書,顏寧一邊不斷培養出一批批人才,一邊繼續做科研,創下了許多戰績,被評為「中國科學之星」。

2015年,在美國混得風生水起,年薪百萬的李一諾突然拖家帶口,回到中國。

這次回來,她甘願降薪三分之二,加入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

顏寧知道后,連連說道:「可真有你的,這個決定就很諾姐!」

可李一諾回國兩年,顏寧從清華辭職,回到普林斯頓大學任終身講席。

對於顏寧這個決定,外界議論紛紛,李一諾卻沒去過問:「隨她去吧,她喜歡就行。」

2020年,李一諾在促成蓋茨基金會啟動了8000多個創新項目,資助費用超10億美元之後,突然辭職,決定專心辦校,搞教育。

外界斥責她,一邊做慈善,一邊創業辦校,這是欺騙。

面對別人追問對此事的看法,顏寧只說:「不需要問,意料之中,李一諾做得出來。」

回顧顏寧和李一諾的經歷,可以說,兩人特別相像,又特別不像。

相同的學習經歷,同一年考入清華大學,一起畢業,一起到美國留學深造。

在人生抉擇時,兩人又都特別乾脆,絲毫不怕冒險。

不同的人生軌跡,顏寧選擇繼續走科研道路,而李一諾在商界摸爬滾打多年,最後回歸教育行業。

但令人最羨慕的,還是她們之間絕對的信任,兩人都無條件支持對方的決定,不干涉對方的生活。

人們常常會拿兩人做對比,兩人差不多年紀,李一諾已經兒女雙全,家庭美滿,而顏寧還是孤身一人。

別人問李一諾,閨蜜40幾歲了,還不結婚,作為她最好的朋友,怎麼不幫著勸勸?

李一諾回復:「那是她的生活,我瞎操心什麼勁?」

顏寧也霸氣回應:「我不結婚,不欠誰一個解釋。」

兩人二十幾年的友情,沒有那些狗血的劇情,只有細水長流,越久越珍貴。

記者問兩人,對於40歲的人生怎麼看待?

李一諾說:「40歲,可以隨心所欲地做個『貪心』的人了,想做什麼就去做。」

顏寧不無得意地說:「到了40歲,才知道這個時候才是前所未有的好啊!

都說三十而立,但如果三十還沒立住,四十可以接著立,一切都不晚。」

願我們都能不停為夢想奮鬥,直至生命盡頭。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