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接親家一起過年!結果「相處不到3天」我就崩潰大哭:兩家人終究說不了一家話

婚姻,把本沒有關係的兩個家庭牢牢的連接在一起,新人雙方的父母也就成了親家。親家之間相處,其實是一門學問,一個問題沒處理好,都有可能變成兩個家庭的矛盾。而逢年過節,則是兩家相處的高峰期。

何阿姨今年67歲,一直都在兒子家養老,本來平平靜靜的準備過年,誰知兒媳突發奇想,居然把親家公親家母給接過來準備過年了。親家這待了3天不到,阿姨就崩潰大哭,感慨:「兩家人終究說不了一家話」。


Advertisements

67歲何阿姨的自述:

本來親家要來過年我就不太同意,但是兒媳非要接過來,兒子也沒說話,我也不能反對討他們的不痛快。現在親家兩口子住進來等著過年,僅僅待了3天,我就受不了了,這中間發生了太多讓人抓心撓肝的事情,我算是徹底明白了,這兩家人終究說不了一家話。

我還記得親家來的那天,那時候我正在沙發上看電視,盤算著晚上做點啥,突然就接到了兒媳的電話,說是晚上親家要過來,在這裡住到過年,希望我一會兒可以做點菜,款待一下親家兩口子。

聽到兒媳那麼說,把我嚇了一跳,以前也沒把親家接過來過年啊,這次是怎麼了。兒媳這才跟我解釋,因為她弟弟今年去老丈人家去了,親家兩口子在家裡自己過年太孤單,就臨時起意來這裡了。

我沒法子,只能又去了一趟菜市場,雜七雜八的買了好多菜,帶回來準備給親家做飯。我一想晚上親家來的事情,這心裡就焦急。我這人喜歡清靜,人太多了不喜歡,而且親家那兩口子,我是知道的。

Advertisements


親家公以前是個廚師,大概是廚房工作太枯燥,早年憋的時間太長,導致他現在特別喜歡聊天。正常聊天也就算了,他偏偏喜歡擺譜,每次來我們家,都要給兒子兒媳還有孫女訓話,一訓就是2個小時。

我那個親家母人很怪異,平時說話不過大腦,總是說一些匪夷所思的話出來,自己又不明白,跟她相處實在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情。每次她一來,家裡的氣氛總是變得很怪異,兒子對親家母也頗有怨言。

Advertisements

這次親家兩口子來過年,估計得住個十天半月的,這段時間要是出了什麼事可咋整,咱是不想出事,可是親家兩口子可不是省事的人啊。我這邊正在憂愁,懂事的孫女從屋子出來了,她說:「奶奶你怎麼不開心了,我來幫你做飯了」。看到這懂事的大孫女,我這心情也好了點,不管那麼多了,親家愛怎麼鬧就怎麼鬧吧,反正住不了幾天。

我跟孫女忙活了快3個小時,終於做好了一頓豐盛的菜肴。等了一段時間,門鈴響了,我趕緊去按了一下,給開了單元門,估計是親家來了。我不想見面,便躲進廚房準備把燉菜端上來,讓孫女給他們開門。


Advertisements

他們人還沒到,我在廚房就聽見了親家公的大嗓門,那聲音越來越近,我的心裡也越來越討厭,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說不出來的討厭。後來有了敲門,孫女給開了門,兒子兒媳和親家兩口子才進來,我也趕緊出去迎接,簡單的寒暄了一下,告訴他們可以吃飯了。

這第一頓飯,親家兩口子就給了我下馬威,剛吃飯呢,親家母把所有的菜都給嘗了一頓,開始評頭論足,這個菜好吃,這個菜不太行,又說這個菜沒營養,這個菜最好了。要這知道這些菜都是我做的,她這麼評頭論足的啥意思。

我的臉立刻就黑了,親家公也發現了不對勁,趕緊跟親家母說:「亂說啥,有你一口吃的就行了」。親家母還是不依不饒的,兒媳終於說話了:「媽你看你,說那麼多話幹什麼,趕緊吃吧。」


Advertisements

親家母這才不說話,也大家也能聊聊家常,吃到一半的時候。兒媳出去拿了個保暖大衣,說是親家兩口子給我買的禮物,這時候我才稍微有一點開心。

吃到一半,我和兒媳都不吃了,在沙發上看電視。孫女也吃飽了,回到自己房間玩去了。桌子上就剩下親家兩口子和兒子,在那推杯換盞的聊天,親家公是最高興的,他孜孜不倦地說自己的兒子多厲害,又吹噓自己當年做廚師的經歷。

親家公沒一會兒就有點喝多了,聊得越來越玄乎,還要把孫女給叫起來訓話,我趕緊跟他說,孫女已經睡著了。誰知親家公根本不管,去拍孫女的門,孫女開了門,迷迷糊糊的就被叫了出來。


Advertisements

接下來,就是站在那聽姥爺訓話,親家公嘴不閑著,訓了她半個多小時,訓的話也越來越難聽,孫女臉都黑了,還沒等我發作,兒媳先不願意了,趕緊過去說:「爸你亂說啥呢,我帶雯雯(孫女名字)睡覺去了」,這才讓孫女逃過一劫。

等他們喝完,我和兒媳把桌子上的殘羹剩飯收拾了,親家母是心安理得的躺沙發上睡覺去了,說自己喝多了頭暈,幹不了,那就算了,我跟兒媳收拾乾淨,這一天晚上總算是對付過去了,可是未來這十多天可怎麼過呢,我犯了愁。

第二天也差不多,親家公在那不停地說話,親家母就在那吃零食看電視,理都不理我們,輕易不說話,說話也完全不得人心。他們倆就像大爺一樣在沙發上攤著,什麼事都不幹,都是我和兒媳做的。

不做家務就算了,還要找點事情出來,白天他們的時間更多了,揪著孫女就訓話,一訓就倆小時。孫女老實,就在那忍著,我本來想說幾句,但這個事情我出面也不太好,孫女難受我也難受。

Advertisements


等到晚上吃飯的時候,又是我跟兒媳在廚房忙活,做好了飯,親家公照例要喝兩口,親家母也要來兩杯,喝多了,就要生事,東聊一句西聊一句的,一點忌諱都沒有,說來說去,繞到了兒子的工作上,讓我兒子換個工作什麼的,說這個賺錢不多。

兒子笑笑不說話,他們過足了嘴癮,又開始耍起排頭來,讓孫女給他們倒酒,給他們盛飯,兒媳也試著勸他們,怎麼勸也勸不住。我氣得不行,手都開始抖起來。強忍著回了自己的房間,這樣的親家真讓人操心。

這才來第二天就這樣,要是待十多天可怎麼受得了,就是我能忍受,我們這一家都得被他們摧殘個遍。我努力說服自己忍耐,還是氣得很,總感覺胸口堵得慌,上不去也下不來的,這種感覺真難受。

好不容易熬到了睡覺,我一想起他們說的那些話,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翻來覆去的也睡不著。真的有一種起來揍一頓親家兩口子的衝動,似乎只有狠狠地打了他們一頓,我才能稍微好受一點。


不管怎麼說,我這一夜還是忍下來了。也不知道自己睡沒睡著,半夢半醒的,只知道一睜眼就想起親家兩口子那嘴臉,連帶著的,我開始討厭起兒媳來。但兒媳也沒什麼錯,她是個不錯的姑娘,親家怎麼做跟他們也沒關係。

第三天的時候,情況更糟糕了,如果說剛開始來那兩天,親家還有所收斂,那麼現在的親家,就是完完全全的釋放了本性。早上一起來,孫女去倒杯水,親家公又開始教育起來了,什麼拿杯子姿勢不對,又說早上喝水一口就夠什麼的。

孫女沒搭理他,自顧自的回房間了。等到快中午的時候,我跟兒媳又在廚房做飯,親家公又照例把孫女叫到身邊來訓話,大概是因為早上孫女對他愛答不理,今天他訓得格外嚴厲,轉頭把孫女的學校都給說了一遍。

說孫女上的這個初中不好,不如他另外那孫子上的初中,現在還不聽他的「教誨」,以後鐵定沒人家有出息什麼的。他這話越說越過分,要知道,孫女不小了,也15歲了,什麼話都聽得懂,親家公越說越厲害,直接把孫女給說哭了。


我算是當時就崩潰了,腿一軟差點沒坐在地上,還好兒媳扶著我,那時候我真的崩潰,為什麼,親家兩口子在自己兒子面前一個樣,怎麼在女兒面前,在女婿家裡有是另一個樣呢?還要把孫女給訓哭,我總算是明白了:「兩家人終究說不了一家話」。

我生氣的要出去維護孫女,沒想到兒媳先出去了,沖著親家公就是一頓訓斥。兒媳很厲害,吵的親家公話都說不出來,後來他們倆吵起來。我和兒子只能當和事佬,眼看著局勢無法遏制,親家兩口子只能收拾東西離開了。

他們倆走,我們也沒攔著,沒一會兒,兒媳的弟弟就打電話來了,問我們發生了什麼,兒媳又解釋了一大通,這算哪門子事。我算是知道了,親家最好還是別在一起過年,不然這事情太多,影響感情不說,兩家決裂就不好了,還好我這兒媳明事理,要是換成護家裡的兒媳,這可怎麼辦。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