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在懷中離去!52歲影帝「妻子去世13年」始終不娶 一生無兒無女「盼妻來夢中相會」:請來看看我

01

2009年,果靖霖憑藉電影《袁隆平》榮獲華表獎影帝。

他站上領獎台分享自己的獲獎感言:

「我今晚終於能做個好夢了,希望遠在天堂的媽媽,還有我的妻子,能來夢裡看看我、親親我、抱抱我。」


Advertisements

這一年,果靖霖終於明白「大喜大悲」的含義。

喜的是,榮獲影帝。

悲的是,妻子剛剛離世。

「坎坷」這個字似乎一直伴隨著他。



Advertisements


果靖霖從小就和梅葆玖先生是鄰居。

他的成長環境非常好。






對門就是人藝的宿舍樓。

呂中、金岳霖、藍天野、濮存晰父親蘇民等人都在這條街上。


Advertisements



當別人家的孩子還沒看過演出時,

果靖霖就可以每天看梅葆玖唱戲,

還和一幫孩子模仿梅葆玖:

「我不領兵誰領兵,我不掛帥誰掛帥」

Advertisements

梅葆玖先生每次都會鼓勵他們幾句。




這幾句,也讓「藝術」在幾個小孩心裡生根發芽。

其中就有佟欣。

佟欣和果靖霖是青梅竹馬。

Advertisements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會陪伴彼此一生。

可惜沒有如果。




高中時果靖霖想考表演專業。

結果被父親一頓胖揍。

家人三番五次禁止他從藝,禁止他學表演。

Advertisements

只有佟欣站出來默默鼓勵他。

那段時間他和父母關係鬧得非常不愉快。

甚至一度搬到朋友家裡居住。



Advertisements


高考時他毅然決然地選擇了上海戲劇學院,

因為離家遠,可以遠離父母的掌控。

1990年,20歲的果靖霖獨自一人背上書包前往上海。

那時候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一去,真的遠離了父母。

大三時,他得知母親病危。

果靖霖當時腦子一片昏暗,

他來不及反應,來不及長大。

以前自己想遠離母親,現在卻懊悔自己為什麼沒有多陪陪母親。

更懊悔自己沒有給母親花過一分錢。




一想到這,他就特別自責。

母親之前一直想要一件羊毛大衣,

可那件大衣要500塊錢。

於是,果靖霖去醫院獻血。

拿到錢後立馬買回那件大衣給母親穿上。




果靖霖母親離世後,父親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

家裡還有智力缺陷的妹妹需要人照顧。

昔日溫暖的家已經塌了。

他打算休學回家,在附近找份工作養活妹妹。

佟欣知道後勸他:

「還有一年就畢業了,你不能放棄,你那麼喜歡錶演,你回上海吧,我會幫你照顧妹妹。」

這句話溫暖了果靖霖一生。




佟欣把果靖霖的妹妹當成自己親妹妹。

她幫妹妹洗澡、洗衣服、給她買零食等等。

在此期間,果靖霖父親再婚娶了新妻子,對方還帶過來一個女兒。

這時候,家裡已經沒有他的位置了。

果靖霖只能住在單位宿舍。

恰逢當時單位拆遷,

這一批新進來的同事根本不用上班,每天像個「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

這也不管,那也不管。

每個月只能領到198.5塊錢的工資。




給妹妹買完東西,他身上就所剩無幾。

最艱難的時候,他和同事們連飯都不捨得吃。

餓到不行了,就去菜市場撿別人不要的剩菜葉子。

把菜葉子煮熟後就著饅頭吃。

夏天還能湊合,冬天就比較難受了。

他和王勁松租了一間非常破舊的小屋。




沒暖氣還漏風,外面還下著大雪。

屋子裡除了兩床被子,其他什麼都沒有。

實在冷得不行了,他們就把兩床被子摞到一起蓋,兩人睡在一個被窩裡。



他也沒錢帶佟欣去約會。

倆人五毛錢吃一個燒餅都是開心的。



這種日子過了很長時間。

直到2000年,30歲的果靖霖才迎來出頭的機會。

這一年,他合作當紅女演員丁嘉麗出演《走戈壁的女人》。

此後果靖霖的才華被賞識。

兩年後還受邀當導演執導電視劇《王記大排檔》。




32歲的果靖霖終於攢下一筆錢。

拿到錢後他第一件事就是把佟欣娶回家。

與此同時,果靖霖的戲約也紛沓而至。

但不管再忙,他都不忘每天給妻子打電話。

回家的時候也從不讓妻子做家務。

他覺得自己之前虧欠她太多,婚後想儘力彌補。

在果靖霖工作的日子裡,是佟欣一直在照顧他妹妹。




02

2006年,果靖霖出演《與青春有關的日子》。

這部劇一播出就現象級火爆。

佟大為、文章、白百合等人都因這部劇走紅。

果靖霖事業再攀高峰。

也在這時,佟欣懷孕。


夫妻二人即將進入人生新階段,即將升級為父母,他們抱在一起高興得合不攏嘴,

奈何,命運從來沒有放過果靖霖。

在一次孕檢中,佟欣被查出乳腺癌。

治療會對胎兒造成很大的影響。

醫生建議他們拿掉,

佟欣蹲在地上大哭。

果靖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即將畢業,母親就走了,還來不及孝敬。

即將為人父,孩子就要走了,都來不及和孩子見一面。

可他不能流淚,因為妻子還需要他陪伴。




此後,他停下所有工作開始陪妻子治療。

前前後後做過很多次手術,

佟欣也逐漸好轉。

2008年,史鳳導演邀請他拍攝《袁隆平》。

當時果靖霖是不想接的,

他想把所有時間用來陪妻子。

但是他又很喜歡這個劇本,也很尊敬袁隆平先生。

況且治療費將他的存款花得所剩無幾。

種種原因,讓他決定離開醫院去拍戲。

可他不知道,他一走,佟欣病情就惡化了。

還沒撐到《袁隆平》首映,佟欣就在果靖霖懷中離世。

這是2009年3月份,距離電影上映只有2個月。

電影上映後,果靖霖的演技驚艷了所有人。

他也因此摘下影帝。




這一刻他是高興的,

這是他第一次拿到影帝。

而他又是落寞的,因為沒有人和他一起分享這份快樂。

短短一年,果靖霖就經歷了大喜大悲。

佟欣走了,他的心也空了。

他不與人談心,除了照顧妹妹,就是和家裡的小狗相伴。

每到夜深人靜時,他就十分想念妻子。

也責怪自己為什麼不好好陪陪她。




身邊朋友看他一直走不出情緒,都替他感到發愁。

一直在勸他早點結婚生子。

可果靖霖心中只有佟欣一人。

有時他會把自己想說的話寫成日記,然後分享給粉絲。

「我覺得年輕人不一定是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比如我多想每天10點鐘以後再起床,可沒辦法得給老師拿早餐,所以就成了早晨六七點鐘的太陽,真他媽命苦!我想到了一個高招來改變我悲慘的人生,讓維定去拿早餐我們倆一分一半給他老大,一半給我老大,我至少可以做早晨八點的太陽,每天給老大兩個雞蛋吃,剩下的包子,餅豆奶給他家老大,可一個月過去了直到今天事情敗露了,我的陰謀無意間被粉碎了.製片人來現場關心老東西的生活情況老師說,挺好.就是早餐有點單調,只有雞蛋,製片人說還有包子,餅,豆奶,老大立刻盯著我,說包子呢?我閃電般的思考回答夏天別吃帶餡的,不衛生,老師說那豆奶呢?我說都涼了,對胃不好老師說餅呢?我說人太多,沒抱到,老大說放屁,30天都沒搶著,我立刻做出苦不禁風的樣了,無辜的說,真搶不著老大的目光暗淡了,當我覺得暴風雨就要過去的時候,維定的老大轉過身來,問維定為什麼一個月了從來沒見到過雞蛋?完了,一切都完了至少在老大的心裡已經把我死兩回了。」




「今天晚上有人請老師吃飯,他跟我說不想去,讓我把劇組的飯給他拿來,我忽然想起晚飯忘了領了,是我靈機動,冷冷的看著他淡定地說你剛才吃完了老師思考了一下,說,我吃了么?我更肯定的回答,你吃了!老師說我吃了什麼?我說盒飯老師說我問的是吃的什麼菜?我停頓了一小下質問他吃個破盒飯你還想記住菜譜嗎?他無語了,過了半天,他深沉的說人家好心請我吃飯,不去不大合適,穿上衣服他就走了,望著他的背影我在想今天我騙了他的胃,很成功,同時我明白,淡定是一個男人的美德.」




今兒跑了趟郊外,發現北京的春天確實有點兒美。好日子,得好好過,踏踏青,喝喝茶,哼哼曲兒。不拍戲的日子真好!行了,就寫到這兒吧,該去看劇本了。哎!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


別了,格爾木。高原反應,風沙,寒冷,通通成了過去。來了,西寧。高樓大廈,商店,美食,一切盡收眼底。忽的在想,離別有那麼好?!其實,那裡有雄偉的昆崙山,天邊的雪山,無盡的草原。忽的在想,人的離別。別的是滿地的妖嬈。忽的,傷感。


喝一杯酒吧,干!三年前的今夜,太太走了,留下我一人。當年那麼多的她的嘮叨,氣話,不中聽的諷刺猶在耳畔,卻統統成了天籟之音。我能做的,僅僅是捧一把百合花在她的墓前,發獃和發獃。可以哭泣,卻沒有我最愛的那個聽眾。嘀咕著:我愛你,我愛你,欣欣。。。。3月24日。


夜深。雨歇。失眠。今天是鬼節,老人講得給逝去的親人燒紙,要不冬天故去的人該受凍了。我燒了。燒的是追憶,是懷戀,是痛。。。。只是這些不能像香火一樣燒盡、成灰,再散去。。。劉半農說:枯樹在冷風裡搖,野火在暮色中燒,啊,西天還有些殘霞,叫我如何不想她。。。。



在他的日記中,經常能出現一句話「教我如何不想她」。

這是一首詩,後來被譜成曲子。

想必,果靖霖被這篇歌詞觸動了內心。

天上飄著些微雲,

地上吹著些微風。

啊!

微風吹動了我的頭髮,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戀愛著海洋,

海洋戀愛著月光。

啊!

這般蜜也似的銀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魚兒慢慢游。

啊!

燕子你說些什麼話?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樹在冷風裡搖,

野火在暮色中燒。

啊!

西天還有些兒殘霞,

教我如何不想她?




2017年,果靖霖把自己寫的劇本《生逢燦爛的日子》拍成電視劇。

劇中的妻子也是在懷孕期間患上乳腺癌,

只不過劇中的妻子成功生下來孩子,給男主生活留下希望。




可現實生活中,果靖霖的妻子沒有留下孩子。

電視劇或許是他對自己生活的寄託。

現實生活中的遺憾,在劇中得到彌補。


如今佟欣離世13年了,

他不願再娶,只想把妻子深深的放在心裡。

他漸漸認清生命,認清命運。

「她給我留下一筆豐富的遺產,讓我重新看待人生,看待生死。」

2021年12月,果靖霖榮獲第七屆「北京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稱號。




現在52歲的果靖霖已經走出妻子離世的傷痛。

無兒無女,照顧著妹妹的生活,或許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感覺妻子始終在身邊。

正如蘇軾所說: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