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小意外過世!人夫重情義「對好友遺孀」百般照顧 妻子被冷落「舉出數條事例」控訴:他們有問題

如果一個已婚男人每天對其他的女人獻殷勤,作為妻子會作何感想?其實不管男人在外面做什麼事,與什麼人交往,如果夫妻間的感情穩定,基本的信任存在,他們認為夫妻之間都不會產生太大的問題。

自認為君子坦蕩蕩的他們卻唯獨忽略的妻子的感受和存在,即便是夫妻再信任,如果丈夫將除妻子以外的女人放在首位,越過媳婦,終究會危及自己的婚姻。

小林和丈夫小楊的婚姻已經鬧到了非要離婚不可的地步,因為多次的爭執爭吵,小楊的手機已經被妻子摔壞兩個了,而夫妻倆鬧矛盾的原因是因為小楊的一個發小的妻子小燕。

Advertisements

兩年前發小因為意外去世,考慮到他和發小從小到大的感情,小楊覺得失去丈夫的小燕孤兒寡母的實在太可憐,所以就去她的家裡偶爾幫些小忙,才讓妻子對兩人的關係有所誤會,兩人也因此發生了很多次的爭吵。

可聽到丈夫這樣說,小林覺得有些可笑,她說:「我不怕你騙我,就怕你騙不了我。」

小林表示丈夫想買車,但考慮到家裡的經濟狀況,她並沒有同意,可他還是一意孤行,更讓她沒想到的是丈夫竟然背著她帶著那個女人去買了,甚至給車上牌也是他們倆一起去的,給家裡買車帶著別的女人,還說跟自己沒有一點關係,這不是笑話嗎?

小林一氣之下和丈夫大吵了一架,隨即拿著丈夫的手機,將自己的聯繫方式和微信全部都刪掉,讓丈夫自己選擇通訊錄其他聯繫人的去留,沒想到丈夫刪掉了所有人,獨留了那個女人的電話,一個男人怎麼可能為了他口中說的一個不相干的女人和妻子鬧到這種地步都不肯刪掉聯繫方式的?這是誤會?

Advertisements

而且每次丈夫從小燕家回來,那個女人在不在家,她都能從丈夫毫不掩飾的表情中猜測出來,通過丈夫日常的種種行為和表現來看,她斷定小楊的感情已經出現了偏移。

可妻子的種種控訴,在小楊看來都是在無理取鬧,他只是偶爾去小燕家,妻子根本沒有必要因此大做文章。

只不過丈夫的解釋在小林這裡顯得太過於蒼白,起初她發現丈夫這種不正常情況的時候也多次嘗試跟丈夫溝通,希望他以自己的家庭為重,可丈夫卻對她動了手。

小楊承認自己扇了妻子耳光,但他接著說:「她侮辱我,她非說我跟發小妻子有事。」

老楊也能證實,兒子兒媳因為這事時常發生爭吵,可在他看來,兒子去小燕家裡幫忙併沒有別的意思,他也覺得是兒媳在無理取鬧。

Advertisements

聽到公公這樣說,小林情緒顯得有些激動,她翻出一張被人砸壞的茶几的照片跟調解員說因為不讓丈夫和小燕繼續來往,在一次她和丈夫吵架時,公公袒護兒子,把家裡的茶几都砸了,以此來發泄對自己的不滿。

在跟老楊求證過之後,調解員覺得作為長輩,在那種情況下其實更應該訓斥兒子,寡婦門前是非多,即便是兩人坦坦蕩蕩,可兒媳已經很介意了,作為公公,必須力挺兒媳,讓小楊為了家庭及時跟小燕斷絕來往。

兒媳最生氣的難道不是作為長輩的公公,一直都沒有一個明確的態度,反而也和自己的丈夫一樣認為是自己在鬧。

在這種極度失望,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她無奈地表示如果丈夫還是不願意跟小燕斷絕老王,她肯定也不會再跟他繼續生活下去。

而小楊堅持認為他和小燕坦坦蕩蕩,既然沒有曖昧關係,當然更沒有理由不來往,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當即撥打了對方的電話。

Advertisements

02

小燕在電話中也表示小楊和離世的丈夫關係很不錯,他們平時也不怎麼來往,一般都是有事才打個電話而已。

小燕說:「我跟他完全沒有關係,真的!」

經過跟小燕的多方核實,調解員也覺得小楊和小燕之間確實沒有見不得人的關係,小林之所以懷疑丈夫無非就是自己不自信,從見到小楊的那一刻他一直都想讓妻子還他清白。

調解員覺得如果壓根沒有的事,妻子非得把丈夫往外推,最終的結果是家庭沒有被她臆測的「第三者」拆散,極有可能被她親手拆散。

可不管調解員如何勸說,小林還是不相信丈夫和小燕之間是清白的,不然,她多次提出讓丈夫把小燕的聯繫方式刪除,可丈夫就是捨不得。

小楊表示妻子性格強勢,經常對他的朋友評頭論足,吵架就提離婚,還經常說他是敗家子,既然在妻子眼中,自己和朋友都入不上妻子的眼,他索性為了跟妻子對抗,她越是想讓他刪掉,他就越不刪,以此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Advertisements

小林也承認因為之前的一件事,讓她這幾年對丈夫越來越沒有耐心,甚至有時候確實是無故找他的麻煩,原因就是因為3年前母親去世的時候,作為女兒去奔喪是需要給娘家隨些份子錢的。

而且母親生前對她頗為照顧,當時她並沒有工作,就伸手向丈夫索要,可丈夫卻羞辱般地只給了她40塊錢(約178台幣),無奈之下她只能哭著跟鄰居借了1000塊錢(約4458台幣),趕著去送母親最後一程,這件事雖然已經過去三年,她也痛定思痛選擇上班,可在她心裡一直都是一個難以原諒丈夫的心結。

對此小楊沒有做過多的解釋,只說當時手裡確實沒錢,並非故意羞辱妻子。

小楊的行為讓調解員也無法理解,即便是手裡沒錢,哪怕借也要第一時間籌錢,不能以沒錢為借口就不管對妻子不管不顧,這不是一件小事,直接將妻子的心傷透了,才導致妻子對他不滿,多次無故找他的麻煩。

Advertisements

可反過來調解員覺得男人在幫助別人的時候,會在心理上有自我滿足感,也許這種感覺是在妻子身上無法體會的,小林也應該意識到自己身上的問題,而不是一味地指責丈夫,更不能因為過往對丈夫不滿,將沒有的罪狀扣在丈夫頭上。

經過長時間勸解和心理疏導,小楊主動表態,他希望和妻子能好好地繼續生活,雖然他和小燕之間確實沒有什麼,可到底是引起了妻子的誤會,這也是他做的不到位,其實在他的心裡還是很在乎妻子的,希望小林能原諒他。

可小林還是不願意原諒,她轉身走到一邊不想理睬,看到兒媳這樣的態度,老楊也趕緊上前勸解,他覺得兒子兒媳已經四十多歲了,彼此在一起生活多年,更應該珍惜對方,他和老伴非常認可兒媳,更希望家裡和和美美的。

調解員也表示過日子會遇到很多想象不到的問題,不能放著好日子不過,為了賭氣瞎折騰,最後弄得兩敗俱傷,一點都不划算。

Advertisements

小楊也保證每個月會交給妻子2000塊錢(約9000台幣),想怎麼花全憑妻子的意願他不會幹涉,在調解員看來,小楊為了挽回妻子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婚姻不是兒戲,小林應該給丈夫一次機會,畢竟鬧成這樣並不是一個人的問題。

最終,沉默良久的小林也終於覺得原諒丈夫一次。


婚姻是兩個人在經營,但凡一個人不用心的情況下,很快就會被另一半發覺,如果僅僅是為了與妻子對抗而不願意跟發小的妻子斷絕關係,實屬有些划不來,一個成熟的男人,如果不想失去自己的家庭,更應該用更理智的方式解決夫妻間的問題。

其實拋開所謂好友妻子這個角色,夫妻之間的問題也足以讓兩人鬧得不可開交,父母和孩子是一個人底線,在那個時候,作為丈夫的小楊都能這樣對待妻子,即便是沒錢,在妻子眼中,他的行為也不是一個合格丈夫的做法。

如果一個人心裡不想,或者不在乎另一個人的感受,總會有一萬個理由替自己辯解,其實更應該冷靜對待婚姻的是男方,自己想清楚自身的問題,想要挽回妻子,在關心和尊重妻子最基本的問題上都沒有做到,何談想挽回婚姻呢?

把所有的溫柔都給了家以外的女人,卻覺得妻子太強勢,一個被溫柔以待的女人又怎麼可能會如此暴躁呢?如果真的是看在離世好友的份上,完全可以讓妻子代替自己多給些幫助和關心,這樣既不傷妻子的心又能起到同樣的關心效果,畢竟已婚男人確實不適合這樣做。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