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紀越大越想她!女網友發尋人啟事「找20多年前唯一閨蜜」 評論區「對方出現後又消失」很現實

「王群艷,我是雷朝姬。」2021年6月,在王群艷發出的數條尋找閨蜜雷朝姬的消息里,她收到了這樣一條回復。她與丈夫點開回復者的頭像,一眼確定此人就是雷朝姬。但無論他們怎麼追問,到現在都沒有任何回聲。這是失聯二十多年來,王群艷與昔日閨蜜唯一一次直接接觸。

1998年,19歲的王群艷去了長沙袁家嶺宏天大酒店當服務員。在這裡,她認識了當時的廚師、她將來的丈夫張雲喜,也認識了她至今唯一真正交過心的閨蜜,衡陽人雷朝姬。她們當時留下了許多合照,王群艷如今都好好珍藏在相冊里。照片里的她們年輕靚麗,即使身著服務員的工作服也別有一番風情。

但後來因生活和工作上的變動,雷朝姬跟丈夫去了廣州,王群艷和丈夫在2008年也回到常德。這之後沒多久,王群艷的小靈通壞了,雙方失去了聯繫彼此的唯一方式。

Advertisements

近日,王群艷向瀟湘晨報記者反映,自己很想找到這位昔日唯一閨蜜雷朝姬,「她是我唯一的朋友,年紀越大越想她」。

△ 左邊白衣女子為雷朝姬,右邊黑衣女子為王群艷

Advertisements

因工作相識相知,一起度過了彼此最青春的時光

丈夫張雲喜是這段閨蜜關係的主要敘述者。他稱王群艷很少露面社交,也不太會表達。記者每每詢問時,王群艷都推給丈夫解答,自己只補充丈夫有誤漏的細節。

幾人當時在那家酒店其實只工作了一年多,因為後來酒店不開了。原本住同一宿舍的王群艷、雷朝姬還有另一個女孩,索性一起找了個合適的租房,張雲喜也搬了進去。如今回憶起來,張雲喜說不出具體事情,只是覺得當時很快樂,「會一起到處去玩,那個年紀都愛玩嘛,去市內的公園、長沙郊區等等,在家也會經常做飯吃。」而以廚師為職業的張雲喜理所當然肩負了下廚重任。

Advertisements

△ 身穿服務員服裝的王群艷

「年輕真好哎!」一張張翻完相冊里的老照片后,張雲喜感嘆道。

合租時光持續了一年多,因家人引薦的新工作提供住宿,王群艷和丈夫搬走了。受當時的交通和通訊限制,好友間的聯繫少了很多。

Advertisements

「她倆就像親姊妹一樣。我妻子不喜歡社交,人較沉默,雷朝姬就更外向活潑些,有什麼社交聚會一定拉上她一起去玩。她曾帶雷朝姬回自己的山區老家,僅一般的朋友,她不會帶回去的。」張雲喜說道。

2008年,張雲喜和王群艷因孩子上學的事情回到常德市。這時雷朝姬已經和丈夫去了廣州開模具廠,還生有兩個孩子。張雲喜記得當時他們還和雷朝姬開玩笑:「廣州的廠做起來了,到時也來常德開一個!」

Advertisements

△ 雷朝姬

出現后又消失,昔日閨蜜知道自己在找她嗎?

回常德一年多,王群艷的小靈通壞掉了。她和張雲喜發現,好像再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聯繫到雷朝姬。「剛回常德時她還很熱切地給我們打電話,電話沒了她也找不到我們了。」

這些年兩人一直在留意雷朝姬的消息,若結識廣州或衡陽的朋友就會特地打聽一下。「我妻子還很天真,想去公安局或者銀行直接報名字找,但別人可能以為我們找她有什麼事。」

Advertisements

近兩三年他們也開始在一些社交平台上發布尋友帖,其中一則短視頻里,王群艷拍下曾帶雷朝姬一起回去的山區老家,配文道:「雷朝姬你還好嗎?你還記得這裡嗎?有人在找你喲!」

2021年3月,有人在王群艷發布的帖下評論,稱自己是雷朝姬的堂弟,讓王群艷發電話過去,他轉達給堂姐。但王群艷發過去后就沒了任何回聲。

「王群艷,我是雷朝姬。」2021年6月,又一條評論出現在同一條帖子下。王群艷和丈夫十分激動,立馬在評論里回復自己的電話號碼。

「那頭像一看就是她。」張雲喜說道。而且他們發現這張頭像的背景是長沙嶽麓山的愛晚亭!雷朝姬是回到長沙了嗎?

Advertisements

然而從2021年7月一直到今年2月,王群艷數條回復都沒有回應。

△ 王群艷與張雲喜

「我們回常德前,雷朝姬回過一次長沙看房,說廣州房子太貴了,還是回來買。我們陪她一起看的,房子在雨花區政府附近,那時才三千多一平方米。現在想起,還真想知道她買在了長沙哪一塊,哈哈!」張雲喜笑道。

「妻子朋友很少,難得有人走進她心裡,找到雷朝姬是她的心愿。找到后如果雷朝姬願意,就通話、約她見面。」


「相見」還是「懷念」,選擇及選擇后的際遇最後都是每個個體的經歷。但真情流露的那一刻,被惦記的人與惦記人的人,都是幸福的、充盈的。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