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碩士「攢夠435萬提前退休」!辭職旅居靠利息生活 被疑遲早坐吃山空「公佈收支明細」出人意料

「30歲退休可能是我過去三十年裡做的最衝動的決定。」

汪景開著一輛破舊的汽車,正由北向南駛向西雙版納。

那是他的理想之地,裸辭之後他第一時間逃離了城市。

此刻他身上只有一張100萬(約435萬台幣)的銀行卡,以及後備箱里不到兩萬塊錢(約8.7萬台幣)的全部家當。

裸辭去雲南

Advertisements

近幾年,有一個詞特別流行,叫做「FIRE」,意思是「財務獨立,提早退休」。

而追逐這種生活狀態的,不僅有大把的成功人士,還有些家境普通的老百姓。

可是,像汪景這樣30歲就能攢夠100萬(約435萬台幣),還會選擇退休的卻寥寥無幾。

那他為何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又該如何靠這100萬(約435萬台幣)維持退休后的生活呢?

一切看起來都不可思議,可他就是選擇了「離大譜」的生活。

2

「我能有100萬(約435萬台幣),不是掙來的,而是從牙縫裡省出來的」。

汪景的父母很早就離婚了,從他入學開始,就會獲得雙份生活費和學費。

再加上逢年過節家人給的壓歲錢,長期積累下來的確不是筆小數目。

那時他剛讀完本科,算了算小金庫里就攢下了3萬塊錢(約13萬台幣)。從那之後,他就開啟了瘋狂攢錢模式。

Advertisements

十幾塊錢買來的鞋子

讀研的時候,他開始做兼職老師,有了自己的收入,一個月三四千塊錢的工資(約1.7萬台幣),他只花一千塊錢左右(約4358台幣),幾年下來就攢下了6萬(約26.1萬台幣)。

對於現在上學的孩子來說,1000塊錢(約4358台幣)還不夠最基本的伙食費,所以怎麼看汪景的生活都有些「不真實」。

Advertisements

「我那時候穿著20多塊錢(約87台幣)的襯衫,十幾塊錢的球鞋,也沒覺得跟穿名牌的人有何區別。」

汪景也不抽煙、不喝酒、更沒喝飲料的習慣,往往都是在食堂吃點家常飯後再喝點水就夠了。

他想得也很簡單,就想攢點錢買台電腦或者手機,卻沒想到攢著攢著就上癮了。

電影票

Advertisements

「這就像打遊戲升級一樣,從三位數慢慢變多,有種說不出來的安全感。」

他不僅對自己摳,談個戀愛照樣很摳。

他從不買奢侈品送給對方,兩人去看電影也都是銀行里搞活動送的電影票,下館子的事兒基本沒幹過,在家裡炒個菜煮個粥在他看來更有心意。

慶幸的是,他遇見了志同道合的姑娘,女孩很崇尚極簡生活,兩人也樂在其中。

但是有錢也容易被朋友「盯上」,很多人都會找汪景借錢,可他不會白給,都是按時間收取利息的。

汪景很清楚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有幾個哥哥姐姐混得都不錯,在城市買了房、結了婚、工資屬於高薪,在他看來這就是理想中的模樣。

都說只有去大單位才能有出息,汪景熬到碩士畢業后,馬不停蹄地加入了成都的「騰訊」公司,可現實直接給了他一記耳光。

Advertisements

「PUA」

初入社會的他不知道還有種東西叫做「業績考核」,如果連續三個月內成績墊底就會被踢出局,所以他每天都人心惶惶。

好不容易摸到些門路,老闆的「PUA」又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Advertisements

他有些厭煩了,果斷辭職回到了烏魯木齊的老家。

他的父母都是比較節儉的人,雙方一商量,給他留下了一套老房子。

可他還會去逛樓盤,合計著以後再買個新房子。

「也沒什麼用,可所有人都在買新房子,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迎娶白富美,你很難不受大環境的影響。」

高樓大廈

Advertisements

為了早日實現目標,他又去了省級單位教書,一個月5000塊錢(約2.1萬台幣),沒有業績考核也不會被淘汰,工資低消費也低。人人都說他有出息找了個「鐵飯碗」,可只有他覺得生活無聊透頂。

「我就想著算了吧,安下心來吧,好升職加薪娶媳婦買房子。」

他還是一樣,一邊省著花,一邊往卡里存錢。

說白了就是沒什麼想法,隨大流過日子,直到哥哥姐姐紛紛離了婚、房子一賣,汪景才覺得生活不過如此。

他不知道為何日子必須這樣過,房子又何時成了困住人的「牢籠」,總之很納悶,即使工作輕鬆也沒什麼興趣。

於是他又抱著紙箱辭職了,空餘的時候看看書打發一下時間,無意中看見了「FIRE」,發表此類文章的人大部分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其實那個時候他就有了辭職退休的苗頭,只不過不敢嘗試罷了。

誰知一個突如其來的念頭,真的讓他徹底「躺平」了。

裸辭出行

3

2020年,汪景又回到了成都,想著跳出舒適圈再搏一把。

聽說民營學校的工資高,待遇也不錯,他便找了一家軍事化管理的學校當起了輔導員。

誰知「996」的生活一下子變成了「6116」。

我們都知道996是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一周工作6天,每天10小時以上,這是大部分職場人員的工作現狀。

可「6116」比「996」殘酷得多,他需要早上6點起床陪學生晨跑,晚上6點下班,晚上11點查寢室,半夜也不允許關機。

因為隔三差五就會在半夜接到電話:「你好,你班的某個同學出了些問題......」

輔導員會議

軍事化管理的學校很嚴格,無論大事小事都需要輔導員處理,當時他在辦公室說得最多的話就是:「真不想幹了!」

而辦公室里的老師呵呵一笑,根本毫不在乎,每個人都在低頭工作,走一個就少一個競爭對手,離升職加薪還遠嗎?

汪景一肚子怨氣,給在一家私企工作的朋友打了電話,對方一臉不可思議:

「為何要工作這麼久?又不多給工資,我們規定一個月加班不得超過40小時。」

汪景算了算,他每個星期的工作時長在70-75小時左右,幾乎趕上別人的一倍了。

雖說工資發得多,倒也成正比,可總覺得脫離了煙火氣。

後來汪景的「小金庫」越攢越多,除了工資之外,他的理財水平也不錯,有時候一個月下來比工資還要高。

「你說這個時候還能安心上班嗎?當輔導員都沒賺外快來的舒服。」

「心裡不痛快就辭職」彷彿成了汪景的常態,他再次打包好紙箱離開了爾虞我詐的職場。

他把所有存款都提了出來,再加上公積金,發現剛好湊夠100萬(約435萬台幣),連自己都覺得恍惚。

那是不是真的可以奔向提前退休的生活了?

「FIRE」中有個4%法則,簡單來說就是把你年支出的25倍設定為存錢目標。當你的存款達到這個數字后,靠每年4%投資回報,就實現了經濟獨立。

此時有償工作也就變得可有可無了。

就算只把錢放在銀行里,每年還可以有幾萬塊錢的利潤,省著花也不成問題。

30歲的汪景一番盤算后還是有些擔憂,但他仍然選擇了提前退休,也放棄了買房。

「早退」

裸辭之後,他第一時間離開了成都,去往了雲南的西雙版納。

一路上微風不燥,小雨打在車窗上「噼啪」作響,他搖下窗口吸了一口氣,從未感覺像現在這番自由。

可沒過多久,他接到了一個又一個的電話:

「你是個碩士,工作也不差,為何連承受社會壓力的能力都沒有?」

「大家都在工作,為何你這麼年輕就退休?」

慶幸的是,汪景的父母很支持他的做法,他們從不逼迫他找什麼樣的工作、買什麼樣的房子、多少歲之前必須成家立業。

可能是職場上的不快讓他更加珍惜眼前的「散漫」,他索性關掉手機,到了西雙版納后在市中心租了個80平米的房子,兩室一廳。

為了節省房租,他還找了個室友,一人一個月只需要800塊錢(約3486台幣)。

一切仍然在向「FIRE」努力靠攏。

極簡生活

汪景在西雙版納定居下來之後,給舍友聊了提前退休的事情,對方先是一臉吃驚,然後露出了羨慕的神情。

為了打發無聊的時間,他開始記錄退休后的「躺平」生活,誰知發出去的第一條視頻就火了:

在視頻中,汪景打著遮陽傘說道:「以前出門都塗防晒,男人打傘容易被嘲笑,現在我也不在乎了,包括穿衣服我都很節約,都是哥哥們替下來的。」

在源源不斷的爭議中,汪景的粉絲越來越多,他乾脆建立了粉絲群,卻發現來問他問題的都是一些以「FIRE」為目標的年輕人。

他們當中有醫學類博士、國外留學生、華為的員工等等。

大家最關心的無非就是:多少錢夠退休?怎麼攢錢?退休后怎麼保證生活?

還有人留言說:你絕對耐不住通貨膨脹,再過10年你就是窮光蛋了。

汪景的視頻

其實這也是汪景所擔心的問題,要想「另闢蹊徑」的生活,肯定要付出些代價。

他把從西雙版納定居的一年當做「測試期」,隨時觀察資金動態,若是入不敷出就抓緊回去工作,若是收入始終大於支出,那麼就再堅持一下看看。

誰知一段時間過後,眼前的結果早已超出他的預料。

4

就拿10月份的復盤來說吧,他定期放了84萬(約366萬台幣),利率是3.5%,年收入有29,400元(約12.8萬台幣),平均每個月2450元(約1萬台幣),加上理財和做視頻的錢,總收入達到了3400元左右(約1.4萬台幣)。

然後除去吃穿用度和房租等等,他還能攢下1000元(約4350台幣),保證基本生活是不成問題的。


「當然我這樣並不是為了什麼都不做,而是暫時的享受退休,我想在這段時間裡找到自己真正熱愛的東西,而並非一件能掙錢的工作。」

對汪景來說,如今不被買房困住,也不動100萬(約435萬台幣)的底金,只靠利息生活彷彿是一件非常踏實的事情。

只要做好計劃,他就有足夠的精力去尋找一片「凈土」。

有時候路過花叢,他可以不慌不忙地聞聞花香;想去健身房也可以慢悠悠的花20分鐘走過去。

他沒有細緻的去想旅行計劃,往往想去哪就直接去了:「既然退休了,又何必再絞盡腦汁的思考呢?」

不得不說,「慢生活」已經成了快節奏狀態下人人都嚮往的目標,有時候慢下來,想一想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或許真的可以更好的出發。

現在有一個詞很火,叫做「躺平」。

大部分人都覺得這是隨波逐流,聽從安排的一種生活方式。

但其實真正的「躺平」是該玩玩、該工作時就好好工作的平衡狀態。

公園一角

汪景的確在追求「FIRE」生活,可同樣真正的「FIRE」也是有前提條件的,那就是如何實現經濟獨立。

也就是說,你得有資本,才能自由。

現在無論是老百姓亦或是成功人士,大部分都想提前退休,無非就是來自於對工作的不滿。

職場的「PUA」讓人想擺爛,瘋狂的「內卷」讓人不敢隨意懶散。

壓力壘得多了,辭職率也會增高,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很多過來人都說「現在的年輕人沒有定力」的原因。

我們在進入一家公司之前,就要考慮好這份工作適不適合我們?收入是否滿意?我們努力的目標又是什麼?

想買一套房、為了撫養兒女或者因為熱愛,每個目標所帶來的結果都是不同的。

現在職場上有一種人特別受歡迎,就是「指哪打哪不計較薪資」的。


這類人往往沒有入職目標,也沒有生活規劃,面試的時候更是沒有任何疑問,在職場中深得老闆的喜愛,卻往往得不到重用。

試想,哪個老闆敢長時間用這樣的人呢?

有目標和薪資要求不是件丟臉的事情,它反而會更有利於在職場中生存。

我曾經在知乎上看到一個問題:「你認為個人性格應該成為衡量一份工作是否適合自己的因素嗎?」

其實我覺得是很有必要的,能力不足我們可以慢慢學習,但性格與工作犯沖,你難受、別人也難受。

在這種狀態下委曲求全的工作,誰不想提前退休呢?

所以在面試的時候,適度暴露自己的性格缺點、講清目標和薪資要求是很有必要的,我們都需要給自己找一個舒適的工作環境,才能避免出現想「擺爛」的心態。

汪景一直在退休的狀態下調整自己,他知道這樣下去不可能長久。

「一旦找到我所熱愛的,那麼我將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該幹嘛幹嘛去。」

偶爾的放縱沒有問題,但還是要在有限的時間裡找到「自己」。

你會發現,掙錢很爽,任性也很爽。

那麼對於「提前退休」一事,你又是怎麼看待的呢?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