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美女:中國農村出身還當過保姆,真人勝過李嘉欣

「蘆花白蘆花美,花絮滿天飛,千絲萬縷意綿綿,路上彩雲追。追過山追過水,花飛為了誰……莫忘故鄉秋光好,早戴紅花報春暉。」

2012年,一首蕩氣迴腸的《蘆花》響徹第62屆世界小姐全球總決賽舞台,艷驚四座。唱這首歌的女孩名叫於文霞,是一名來自中國農村的姑娘。

Advertisements

此前的比拼中,於文霞一度排名第四。本以為無緣冠軍,沒想到,在最後的才藝展示環節,於文霞一舉獲得眾多評委的高分,逆風翻盤,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二位世姐冠軍。

選美結果宣布后,身穿藍色禮服的於文霞說:「我小時候就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有許多人幫助我,我希望在未來可以幫助更多小朋友,讓他們感覺自己很幸運。」彼時,於文霞才22歲。

說完,前一年世姐冠軍艾薇安‧薩克斯為於文霞戴上后冠,現場掌聲不斷。

奪冠后沒多久,雅虎刊文質疑:中國的兩屆「世界小姐」冠軍都是因在中國舉辦選美賽而產生﹐這裡或隱含政治因素。《赫芬頓郵報》的一位受採訪者更直白:「操縱的、假的、奧林匹克第二名的反彈」。

別說外網,國內虛擬網路世界也不缺噴子。在他們挑剔的眼光看來,於文霞不夠美,更配不上世姐冠軍的稱號。

Advertisements

被黑那麼多年,於文霞始終沒有回應。

雖然嘈雜聲音甚多,於文霞本人也逐漸淡去熱度,但是真正了解於文霞這些年言行的人,都會由衷感慨:這位世姐冠軍,美過太多大美女,當之無愧。

真真正正成為一名世界小姐

旁觀者只看得到世姐美好的皮囊,不知美麗皮囊背後的意義。

世界小姐選拔創辦於1951年,大賽宗旨是「促進世界和平、樹立傑出婦女榜樣、幫助飢餓殘疾兒童」,倡導「有意義的美」。

大賽含金量很重,和環球小姐一起並稱為「世界兩大奧林匹克選美盛事」。無疑,能獲得世姐冠軍是莫大的榮耀。正如於文霞所說:「這個后冠大家都想戴」。

但不是誰都能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大賽中脫穎而出的世姐冠軍,需要擔負「一等公共形象」的職責,在全球進行為期一年的慈善籌款活動。截止2012年,世界小姐活動已向全球籌集了超過三千萬英鎊的善款。

Advertisements

曾經,有人無法承擔這份帶有重任的榮耀。

1973年,美國人馬喬里·華萊士獲得第23屆世界小姐冠軍。不過,她沒有好好履行世界冠軍的職責,僅在四個月之後就被剝奪了「世界小姐」稱號。

Advertisements

而於文霞,這個被同學評價為「蠢蠢的、傻傻的」女孩,在任期內輾轉世界各地做慈善,成績斐然。

她曾與2013世界先生Francisco Escobar出席歷時24小時的Variety電視馬拉松式募捐,總額達360.3萬美元。

這個數字,不僅打破2007年世姐冠軍張梓琳創下的345萬美元的紀錄,也創造了這項活動創辦39年來的最高紀錄。

Advertisements

卸任那晚,於文霞感慨這才「真真正正成為一名世界小姐。」

任期結束后,很多世姐會重擇人生道路。

2007年的世姐冠軍張梓琳選擇進軍娛樂圈,偶爾活躍在大眾視野;2009年的世姐冠軍Kaiane Aldorino選擇從政,更是在2017年任職直布陀羅市長。

而於文霞卻仍然執著於做公益。

2013年11月,於文霞和紅粉筆志願者一起,來到了福建省的一個小村莊支教。看到孩子們的午餐只有米飯和芋頭湯,她心疼地號召有關機構關注到他們。

Advertisements

尤其是特殊群體的兒童,於文霞更加關心。

多年來,她曾陪自閉症兒童一起摘草莓,和智力障礙兒童一起作畫,為貧困地區的眼疾兒童科普保護眼睛的常識,參與「善行者」活動為留守兒童籌款……

先天性心臟病兒童,腎病兒童,地中海貧血兒童,聽障兒童等等群體,都牽連著於文霞的心。這些看似不完美的孩子在她的眼中無比可愛——「他們沒有掩飾,直接表達自己的內心」「包容遠遠高過大人」。

Advertisements

此外,在香港、在海南、在雲南等全國多個慈山捐助號召活動上,都能看到於文霞籌款的身影。

正因為於文霞多年來心繫公益,她擔任了天使陽光基金愛心天使,還被中國扶貧基金會評為愛心大使。

更讓人驚訝的是,她低調到看不到通稿。這樣一個做好事卻不宣傳的人,也難怪沒被圈外人知道。

於文霞已經夠低調了,但擋不住有好事記者曾問她:「人們也會將你和上一屆的冠軍張梓琳相提並論,你們有過接觸嗎 ?」

她十分謙遜:「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沒有梓琳姐那麼優秀。」或者說,於文霞從小到大都是如此。

登上世界舞台的「苦孩子」

1989年,於文霞出生在黑龍江尚志市亞布力鎮的一個小村莊。爸爸媽媽收入不高,兩人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靠種地養活於文霞和姐姐。

小時候的於文霞,展現出對歌舞的濃烈興趣。那時,爸爸媽媽下地幹活,她常坐在田埂上給他們唱歌。每逢過年過節,親朋好友歡聚一堂,小文霞主動為他們唱歌跳舞。

雖然家庭條件一般,但是爸爸不敢耽誤女兒的教育。孩子們再長大些,爸爸帶著一家人去了亞布力鎮,改行開貨車。

生在不富裕的家庭,於文霞卻很懂事。上初中的時候,媽媽會按星期給她生活費,她會一筆筆記下來:坐車、打電話……

2005年,於文霞考上了菏澤音樂藝術學校,大她兩歲的姐姐考上了黑河師範大學。但是,家裡一時無法拿出兩個人的學費。

沒想到,於文霞為了姐姐,主動選擇暫時休學。就這樣,她拿著200元去了哈爾濱一家餃子館打工。

那時,16歲的於文霞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面容、身材俱佳的她,時常被不正經的男人盯著看,有時還說些葷話。好心的老闆於心不忍,介紹於文霞去了一個環境更好的富裕家庭當保姆。

誰知道,安安穩穩當了半年保姆的於文霞,被保安大哥一句話打破平靜。突然有一天,保安大哥問她:「你條件這麼好,為什麼不去當模特?」

就這麼一句話,成了於文霞人生道路的重要轉折。

文霞在奪冠時所說「受到過很多人幫助」並非場面話。那時,剛接觸模特培訓的她,別說台步走不好,就連高跟鞋都沒穿過。但是,教練卻看準了她是個好苗子,不但沒有放棄於文霞,還免除了她的培訓費。僱主見此,對她說:「家裡的事你不用操心了,以後成名了別忘了俺就行。」

沒想到,這話竟然靈驗了。

也許,於文霞天生就適合吃這碗飯。僅僅培訓一個月,於文霞在哈爾濱阿城區舉辦的模特電視大賽上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績。

正當所有人都覺得於文霞應該繼續走這條路時,她選擇了重回學校讀書。2008年,懷揣對音樂的興趣,於文霞考入了哈爾濱師範大學音樂學院民族聲樂專業。

上大學前一個暑假,她沒有去旅遊,而是選擇了做兼職賺學費。大學期間,她拿了三年的助學貸款,每逢周末就去學校外面當兼職模特。

模特不好做,高跟鞋一穿站一天累到腳抽筋不說,大夏天穿羽絨服更是常有的事,但是於文霞從不抱怨。對於她來說,能坐上有座位的公交都算一件幸福的事情。

後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2012年,臨近畢業的於文霞參加了一場載入史冊的大賽。

誰能想到,昔日在田埂唱歌,在餐館打雜,在富人家當保姆的農村姑娘,七年後成為了中國歷史上第二位世姐冠軍。哪怕,她在大賽中曾穿著60元的裙子,依然讓全世界看到了這個身高177公分,笑容甜美的東方姑娘。

奪冠后,於文霞一度「腦子裡一片空白,除了激動就沒什麼了,有一種做夢的感覺」。

不過,她並沒有沉淪在夢裡:「我不僅不是『女神』,還是一個從鄉村長大的苦孩子。」

結語

成為世姐冠軍的於文霞,並沒有因此「發家致富」。2013年一場採訪中,她坦言:「作為世界小姐冠軍,很多人都認為我賺很多錢,其實我現在也沒車沒房。自己付出了多少,就應該得到多少,人家憑什麼給你這麼多財富?」

在這幾年間,她堅持做公益的同時,還考取了碩士研究生。對於未來,她想成為一名音樂教師。

如果一味在鏡子找尋「美」,李嘉欣一定很美。但是,亦舒一句「美則美矣,沒有靈魂」的論斷成了李嘉欣甩不掉的標籤。外貌再美,終有老去的一天,心靈之美,永存。

在於文霞的身上,看不到持靚行兇的傲慢。她像一個親切的鄰家姑娘,看不到任何包裝的痕迹,質樸、真實、善良、心懷感恩。

沒有高談闊論,美美地站在那裡。


via

你可能會喜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