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無腿勇士!他13歲失去雙腿「嘗試30多次輕生未果」後靠雙手逆襲 「精彩人生履歷」全網敬佩

2001年。

泰山腳下,遊客絡繹不絕。

一位大哥在登山時,被身後的聲音叫住。

「大哥,這山還有多高?」

他回頭,眼前沒人。

再一低頭,腳下,一個缺了雙腿的小夥子正盯著他。

大哥嗤笑:「你問這個幹嘛?你覺得你能登得上去?」

Advertisements

哪知,這小伙不聽勸,拖著兩個小木盒(他的鞋)繼續往上登。

12個半小時后,他爬到了南天門。

所有人都看呆了。

Advertisements

再接著,掌聲四起。

而他的故事從泰山之巔,一路傳開,遍布全中國。

更多的人知道了他的名字:

無腿勇士,陳州。

13歲那年,陳州從火車上縱身一躍。這一躍,把自己的人生劈成了兩半。

Advertisements

在此之前,命運已給他開過太多玩笑。

父親迷上賭博,遠走他鄉母親也改嫁他人,棄家不顧。

陳州在這樣的環境中出生。

家徒四壁。

債台高築。

父不養,母不教。

活得毫無體面。

他沒有童年。

童年的大多數記憶里,他早早輟了學,跟在姥爺身後,去街邊要飯。

家裡沒有勞動力,只能靠乞討度日。

因為窮,他們東躲西藏,夾縫生存。

13歲時,姥爺帶他去濟南流浪。

為了省兩張車票錢,祖孫倆趁人不注意,偷偷爬上火車頂。

直到火車發動時,陳州才發現,車開的方向不是濟南。

他慌張起身,想爬去火車頭一探究竟。腳一登,踩了空,雙腿卡在車廂間的縫隙里。

之後,就是昏天黑地的疼痛,以及血肉模糊的畫面。

Advertisements

再醒來時,他發現,自己的下半身空空如也。

「我的右腿,在我七八米以外的地方。

我的左腿,因為沒有完全斷掉,在我的頭底下枕著。」

原來,命運給你關上一道門的時候,並不總會另啟一扇窗。

Advertisements

即便你本就不富裕,它總能再從你身上剝奪點什麼。

他失去雙腿,

失去自由,

也失去生為人的尊嚴。

「我再也不能跟朋友出去跑步,爬樹,摸魚。我的世界,只剩一張床。」

那半年裡,日子在苦水裡浸了又浸。

他終日躺在床上。萎靡不振,鬱鬱寡歡。

不敢出門,不敢直面別人的目光。

有一次,他剛爬到院子里,曾經的朋友們見了他,大叫:「怪物來了,快跑!」

甚至把他編成了順口溜:

Advertisements

「小怪物,沒有腿,渾身上下一張嘴。

兩隻手,在那爬,就像一隻癩蛤蟆。」

童言無忌,說者無心。卻通通成了致命的刀子,一刀一刀往他心頭剜。

他嘗試過自殺,不下30次。

絕食。

上吊。

撞牆。

喝農藥。

後來,他又說:「我不能就這麼死了,因為我的命,是那些好心人救回來的。」

Advertisements

但這不是自我鼓勵。

只是一句低到塵埃的自述。

他無力到連死亡都不能作主。

要死,良心不允許。

要生,尊嚴不允許。

還有什麼比這更殘忍?比這更無解?

生與死之間,他找不到答案。

只能逃。

某一天,趁著姥爺出門務農,他爬下床,爬出屋子,爬出村口,爬上一輛貨車。

至此開始,像浮萍一般,流浪天涯。

命運的第一站,把他帶到了濟南。

當時,天氣漸涼。

他身無分文,又衣著單薄。見到一個冒熱氣的下水井蓋,就盤踞為家。

「我不敢離開,我怕別人佔了我的寶地。」

13歲的少年,把自己活得人不人,鬼不鬼。

最後是一個大媽發現了他,送給了他一袋梨。

多年後,陳州一直忘不了那袋梨的味道。

那是希望的滋味。

更是一種啟發:

「有一天你會發現,你再也無法回到過去的生活,你沒有任何辦法,也沒有任何退路,你只能勇敢面對,正視當下的一切。」

他走出去,干回老本行,乞討。

依然孤獨。

依然孑然一身。

他不知道的是,乞丐之間也有食物鏈。像他這樣無依無靠的小乞丐,就處在食物鏈的最底端。

某一天,當地的乞丐頭頭抓在他,逼他給他們打工。

要來的飯,歸他們。

討來的錢,上繳給他們。

討得多,獎勵一頓吃的。

討得少,關進小黑屋,一頓毒打。

他趁其不備,爬上了一輛公交車,再次逃跑。

「那一瞬間,我竟然有一種越獄的快感。」

更確切地說,那是對生的渴求。

他要活下去。

必須活下來。

哪怕活得再難看。

為了生存,他做過很多不體面的事——

下雪時,躲在垃圾堆里找吃的。

餓的實在不行時,也曾跟狗搶過骨頭。

「從13歲到18歲,我的每一天都心驚膽戰,每一天都在尋找下一頓飯。」

「夢想」一詞,對他而言,是奢侈品。

只要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還活著,那就是最美的夢。

他繼續乞討。

接受他人的同情,

也承受他人的厭惡。

有一次,一個女孩準備給他錢。

他端著飯碗,上前迎兩步,女孩就退兩步。一邊退,一邊嫌棄地掏錢。

她扔了一塊錢給他,扔完就跑。邊跑,邊回頭看他有沒有追上來。

就是這個舉動,讓陳州記住了一生。

18歲時,他暗下決心:一定不要再要飯。

「我要重新學走路,

學一技之長去掙錢,

靠雙手去吃飯,

不要再像一條蟲一樣,遊走於每雙鞋之間。」

說到做到。

他找了很多活。

擦皮鞋,賣報紙,賣雜誌,去夜市擺小攤……

掙的雖不多,卻有底氣,有本事,有尊嚴。

最令他開心的是:「我不再是個乞丐,我是個堂堂正正,自食其力的人。」

有了生活的勇氣,才有了享受生活的能力。

有天晚上,他收工回家,路上遇到幾個流浪歌手。

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他竟爬過去問:「我能不能唱一首?」

他拿過話筒,唱了一首《水手》。

分不清,是在唱歌,還是在唱自己。

只覺得酣暢淋漓。

後來便一發不可收拾。

他加入了那個流浪歌團。

為了唱好歌,還鑿壁偷光,跑去音樂學院蹭課。

在團里,他還交到了許多真心摯友,更一步步成了團長。

10年。

700多個城市。

3000多場街頭演唱會。

從4個人,發展到170多人。

他走遍五湖四海,也唱遍五湖四海。

李詠稱他為「雲遊藝人」。

他以音樂為媒介,不斷拓寬自己的邊界。

再後來,音樂也滿足不了他。

他又迷上了登山。

2002年,他流浪到泰山腳下。路人看他爬山,只當痴人說夢。

他偏不服輸。

越被瞧不起,越是要證明。

第二天清晨,他登上山巔,看到了泰山的日出。

最重要的是,他體驗到了俯視。

「以前我是仰視一切的。在那一刻,我終於明白這種感覺,叫『山高人為峰,一覽眾山小』。」

他開始用另一種心態,去對待生命。

遊歷大好河山。

閱盡天下美景。

同時,還屢創奇迹。

18次登頂五嶽。

挑戰四川劍門雄關。

攀上西藏布達拉宮。

為了登山,他的手常常磨出血泡。

但他不願停下。

他說,

人可以不偉大,但不能沒有夢想。

人可以不永恆,但一定要有追求。

「我沒有健全的身體,可我一定要有健全的生活和夢想。」

但他仍不敢相信,自己配得上「幸福」二字。

2002年,當他流浪到江西九江,在一處廣場唱歌,唱了整整七天。

人群中,有一個女孩,圍觀了七天。

她溫柔,漂亮,落落大方。還主動搭訕陳州。

可越是這樣,他越是不敢看她。

「我的自卑是你們所想象不到的。我不配擁有愛情,成家立業,生兒育女這樣的條件。」

但女孩的愛,乾脆、利落、果敢、「很慶幸,我選擇了後者。」「很慶幸,我選擇了後者。」

大膽。

她只說一句:「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這句話,成了打開陳州心門的鑰匙。

他內在的潰爛,

隱藏的沉痾,

被悉數展開,被她一點點治癒和縫補。

後來,陳州總說,流浪多年,她是他收穫的,最大的一筆勞務。

他在泰山之巔,為她策劃了一場世紀婚禮。

也站上了更廣闊的舞台。

努力唱歌,努力演講,努力掙錢,像一個正常丈夫一樣,養家糊口,為她遮風擋雨。

他曾在節目上自嘲是「十無人員」。

沒有錢,沒有房,沒有爹,沒有娘,沒有家,沒有工作,沒有文化,沒有收入,居無定所,還沒有腿。

但因為妻子——

「她讓我從一無所有,到一無所缺。」


也因為她,他不再把自己的殘疾,看作阻礙。

反而轉變了思維。

「人生就像旅行,我沒有了雙腿,我的腳步變慢了,也就更能體會生命之美。」


他覺得,他們簡直天生絕配。

她有潔癖,討厭別人不洗腳。

他說:「跟我在一起以後,這個就不成問題了。」

他們有了一對可愛的兒女。

孩子的到來,再次向陳州的自信心發出挑戰。

他從不敢去接女兒放學。

害怕女兒在學校,承擔別人的非議。

直到有一天,妻子抽不開身,他不得已,開車去了女兒的學校。

他站在家長群中,忍受明裡暗裡的異樣眼光。

女兒出現時,身後跟著一群同學。

有人直接撩起他的衣角,問:「你的腿去哪了?」

意想不到的是,女兒特別驕傲地介紹:「這是我爸爸!我爸爸沒有腿怎麼了?他會唱歌,能爬山,他賺錢養家,你爸爸能做到么?」

那一瞬間,所有的心結煙消雲散。

原來,他贈予女兒的溫柔與愛,也正反過來滋養著他。

「能夠被她的這種愛所包圍著,我想不幸福都很難了。」


到這時,他真正地與命運和解了。

心中再也半點罅隙。

也擁有了真正意義上的家。

他終於體會到,走在陽光下,心安之處便是家。

以前,登山的路上,只有他一人。

現在,他帶著全家一起登頂。

與家人同行時,他的步子邁得比從前更坦蕩,更磊落。


不止如此。

他能做的還有更多。

能開車。

能跳傘。

他是中國唯一一個,沒有腿的跳傘運動員。

打球、滑雪、潛水,也都不在話下。

他挑戰著很多健全人都不敢挑戰的運動。

每一次挑戰,都在證明,殘缺的只是身體,不是靈魂。

每一次挑戰,也都是傳奇的撰寫:

前半生,命運嘲弄,最差開局。

後半生,披荊斬棘,涅槃重生。

如他所說,曾經擺在他眼前的,只有兩條路——

要麼趕緊去死,

要麼儘可能地精彩地活著。

「很慶幸,我選擇了後者。」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