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弟弟捧掌心疼!父母說等老了「名下三房全給兒」帶退休金跟女兒過 女兒霸氣回絕「結局引反思」

因為陳舊的傳統觀念,有的長輩思想陳舊保守,重男輕女的思想根深蒂固,在他們看來男孩子就是比女孩子金貴,不管女孩子怎麼優秀,始終都是要嫁出去成為別人家的女兒,生十個女兒也比不上一個兒子。

示意圖來源:網路

Advertisements


夏雪琪就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裡,都說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就怕冷著餓著,時時刻刻都想想著自家的孩子,可她並沒有這麼覺得,反而覺得自己在這個家裡就是多餘的。

不管是爸爸還是媽媽,他們都有很嚴重的重男輕女的思想,因為自己是第一個女兒,所以很小就感覺父母對自己特別嚴厲,總是在自己面前念叨「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姑娘」諸如此類的話。

後來弟弟出生過後,父母臉上多了笑容,夏雪琪也感覺家裡沒有之前那麼陰鬱了。

Advertisements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弟弟比她小三歲,從她懂事起就覺得爸媽特別的偏袒弟弟,有什麼好吃的,好用的總是先給弟弟。

家務活從來都是讓自己來做,弟弟從來不做,就連洗碗這樣的事情都沒有做過,讓她心裡特別不平衡。

還好外公外婆跟父母的想法相反,她們覺得姑娘家聽話,懂事,暖心,不像男孩子那麼頑皮,總是給大人添麻煩。

所以,周末的時候,夏雪琪總是跑到外公外婆家,在那裡感覺非常輕鬆,真像是自己的家。

當夏雪琪上高中最後一個學期的時候,弟弟正好念國三,爸媽就當著姐弟兩人的面說,如果夏雪琪考不上一個好一點的大學,那就不用念書了,跟著親戚朋友去外面打工。然後特意叮囑弟弟以後一定好好念,以後就算是考不起大學也要去讀。

夏雪琪非常不解,問父母這是為什麼?

Advertisements

爸媽就說女孩子念那麼多書做什麼,以後找個好男人嫁了,日子同樣可以過得舒舒服服,還說隔壁家誰誰怎麼樣怎麼樣。

夏雪琪當時沒說什麼,吃完飯跑到屋子裡躲在被子裡哭得特別傷心,後來她考上了一所還算不錯的學校,畢業以後基本上很少回家,也不是不想父母,而是一回到家裡就感覺家裡特別壓抑,觸景生情。

Advertisements

結婚的時候,父母向男方家要了約28萬的聘金,雖然父母沒說但她也知道這些錢其實都是給弟弟以後結婚置辦房車用的。

本來夏雪琪家裡條件不是特別好的,媽媽沒念過書不認字,爸爸在國企絲廠上班,再有六七年時間就退休了,到時候一個月有不少的退休金,另外前幾年當地趕上了縣城改建拆遷,有一套超過181坪的老房子被政府拆遷賠了一大筆錢。

父母在縣城買了一套房子自己住,另外一套給爺爺奶奶住,剩下一套買過來租給別人,一年下來有超過十萬塊錢的房租。

這些都是他們家的財產,夏雪琪也沒有想過以後要分家裡的財產,根本就沒有想過父母不在的那一天。

有一次夏雪琪過年回家,一家人團聚一趟,爸媽非常高興喝了點酒。爸媽就說:「琪琪啊,你婆家的條件也不錯,有房子有車。等爸媽老了以後,我們住的這套房子,還有租出去的那套房子,還有爺爺奶奶那一套全都給你弟弟,我跟你媽就跟你一起過。」

Advertisements

夏雪琪一聽非常不高興:「為什麼不跟著弟弟過?」

「到時候我跟你媽靠我們的退休金就可以生活,基本上不花你錢,你弟弟談了個都市裡的對象,那姑娘不太喜歡和公婆一起生活……」

「對不起,我不同意。」夏雪琪沒有再多說什麼,但心裡五味繁雜,眼睛酸酸的,感覺隨時都會哭出來。從小到大父母就寵愛弟弟一個,好吃的好用的都給弟弟就算了,家務事都自己做也不說了,現在自己結婚了,弟弟戀愛了還這樣子。

Advertisements

自己不是惦記家裡的財產,可也不能這樣子啊,我自己有手有腳不用依靠任何人,退一步講老公家裡條件還不錯,可做父母的這樣子未免太過分了,好歹自己也是你們的女兒,想想真的太讓人心寒了。

自那以後夏雪琪基本上就很少回家了,父母也感覺出來女兒不高興,經常在嘴邊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果然比不上兒子親。

阿拉伯文學家紀伯倫說過這麼一句話:大殿的角石,並不高於那最低的基石。

這句話的意思是,不管你是鑲嵌大殿被打磨的珠光寶華的柱子,還是沉睡在底部不起眼的石頭,其實都一樣。

男孩也好,女孩也罷,其實也一樣。

對於父母而言,都是自己的兒女,都是從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除了性格,性別,興趣愛好,以及靈魂這些東西不一樣以外,剩下的沒有什麼不同。

父母之所以會覺得男孩比女孩好,這都是自己的偏見與偏執,女兒嫁出去了不住在家裡,成了別人家的女兒。

兒子就不一樣了,以後娶媳婦,生了孩子還用跟著自家姓,延續傳承香火不說,還像女兒一樣孝順公婆。


這都是陳舊傳統的思想觀念,作為新時代的人,應該與時俱進,追求男女平等,不管是女孩還是男孩都要一樣的對待,因為他們都是父母親生孩子,血濃於水,骨子裡有一份無法抹去的親情,哪怕長大以後女兒嫁出去了,她們還是會一樣的孝順父母。

只寶貝弟弟!重男輕女媽媽把女兒買的房子「給弟弟結婚」 女兒心寒想直接賣掉

生活在隱形重男輕女家的女孩受盡了委屈,對父母又愛又恨,離開狠不下心,留下又被傷透了心。


我媽到我家的時候,我和程豪還有孩子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飯,本來氣氛挺好的,她一出現,氣氛立馬就尷尬了,因為我們知道她是來說什麼的。

程豪招呼我媽坐下之後,就帶著孩子去房間看電視去了。

這樣的事情,他說什麼都顯得不對,所以還是離開一下的好。

我媽見程豪離開後,表情立馬就哀傷了,我真的只剩下冷笑。


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爸媽不喜歡我,後來懂事了之後才知道是因為他倆重男輕女。

我出生後,全家都很失望,我媽更是哭的不行,說自己命苦,更會拿我出氣。這樣的情況在弟弟出生後,就更慘了,那年我10歲,從此我的存在就只剩下做家務,還有長大後上班賺錢,以及以後結婚掙彩禮。


國中畢業後,爸媽不讓我念高中了,哪怕有親戚說願意幫我承擔學費,他們都不同意。

後來我就去了遠房親戚那裡幫忙賣衣服,多少錢一個月我不知道,但應該不算很少,因為我媽和我爸說到錢的時候滿臉笑容。

我也想過自己存點錢,畢竟是我賺的工資啊,再說了我也能買點自己想買的東西。但我媽不肯,大約是怕吵起來,別人知道了不好,倒也沒凶我,就說會幫我存起來,以後給我當嫁妝,我現在小,養成亂花錢的習慣就不好了。我雖說知道爸媽從小對我不好,但也沒想到我媽會騙我,可惜我想的太簡單了。


後來我到了能結婚的年齡,我媽開始托媒人給我介紹對象,我一開始倒也沒排斥,但每次的相親對象不是年齡比我大很多離異有孩子的,就是奇奇怪怪的。

我很納悶,怎麼就沒有差不多年齡合適的了嗎,後來一個媒人實在不忍心就和我說了實話,我媽就一個條件,家裡有錢,彩禮給的多就行,其他不重要。

我氣的和我媽吵了一架,那時的我已經不是小時候了,我媽到底還是對我有了顧忌,擔心我在外面嚷嚷,後來的相親對象就正常了很多。


後來我就遇見了程豪,我倆算是一見鍾情,他對我也是真的好,家裡條件也不錯,一開始我爸媽不同意,嫌棄他家條件不夠好,但我各種鬧,表示除了他,我誰也不嫁。

最後我媽就提了高彩禮,準婆婆雖然不高興,但對我一見如故的她最後還是同意了。

當時說好,婆家不要我娘家的嫁妝,這20萬彩禮收了,以後出錢的事情就不要找我了,生活費還是會給的。


婚後我倆的小日子過得很好,我也辭職回來和程豪一起做起了小生意,我媽在婚後也確實沒來找我了。

也是,彩禮20萬,沒有嫁妝,連婚禮各種費用都是我婆婆出的錢,現在每月還給她生活費,她也找不到理由再來找我茬了。


結婚5年,孩子3歲,我們的日子越過越好,生意也做的很好,自然了,這過程中我媽媽沒幫過我任何事情,我生孩子,她都沒來看一眼。我的心,在老公和婆家人的關心下,也算是慢慢的不揪著痛了,不再去想小時候那些傷心往事。我本以為日子會這樣一直過下去,但我娘家還是來給我找事了。


我弟弟不好好念書,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打工嫌累,說要當老闆賺大錢,沒什麼本事,但對自己迷之自信。

我爸媽也是搞笑,把家裡房子拿去貸款,然後拿上我那20萬的彩禮,還有一輩子的積蓄,都投到了我弟的生意上了。結果可想而知,沒做過生意的我弟,又沒人從旁幫忙,不虧才怪。最後房子沒了,錢也所剩無幾,我弟拿著剩下來的錢,心安理得的去租了房子,並且對搬過來的爸媽各種不滿,讓他們搬出去。


我媽來找我哭訴,說要睡大街了,哭的很傷心,我還是心軟了,在程豪同意的情況下,買了套小戶型。

當時我媽還要求寫她的名字,氣的我說,我出錢為什麼寫你名字,要麼不買,要麼就是我的名字,你看著辦吧。

最後她沒說話,這房子就算是買下了,搬家的時候,弟弟過來看了一眼,嫌棄太小,沒待多少時間就回自己租的大房子裡去了。


在這之後,我還是照常給我媽生活費,我雖然也知道她就算被兒子趕出來了,還是會顛顛的湊上去,把我給的大部分生活費拿去補貼他,但我也懶得說,我只做到自己問心無愧就行。要是日子就這麼過下去,我可能還不會對我媽徹底失望。可惜她刷新我的認知,讓我終於對她說了重話。


我弟在不久之後找了個女朋友,戀愛了,還是愛的死去活來那一種。本來他戀愛結婚沒什麼,年齡也到了,結婚有了小家說不定還能知道責任兩字。但是人家姑娘娘家說結婚別的沒什麼要求,但婚房一定要有。我弟弟哪裡買的起房子,自然去我爸媽那裡各種鬧了,但我爸媽也沒錢啊,後來就想到了他們現在住的這套房子。

我媽絲毫沒有考慮我的感受,跑來和我說,讓我把房子的名字改成弟弟的名字,給他結婚用,然後我爸媽搬出去租房子住,房租我來出。

她這話一說,我當時的心真的是痛的很厲害,我緩了很久告訴我媽,這不可能。

不管她怎麼說,怎麼哭,怎麼鬧,我都不同意,說了很多次,找哪個親戚來都沒用,就算最後變成不改名字,就給弟弟結婚用,以後就只是給弟弟住而已,我也不同意。

這次其實程豪也有意見了,我們心裡也清楚,這要是同意了,還有下次,沒完沒了的。

我看著還在我面前哭的情真意切的我媽,知道和前幾次一樣好好說沒用了,只能是扯著嗓門懟了過去:媽,這房子你要是給弟弟結婚住,那我就賣掉,你和我爸也不用住了。

沒等她說話,我繼續說道:媽,我買房給你們住,你們卻想把房子給弟弟,你們怎麼好意說出口。


說完,我就請她回去了,看著她落寞的身影,我也無話可說,就當我冷血吧,我只能做到這樣了。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