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高僅80公分!袖珍媽媽生女兒「遭村裡人冷眼」 不顧反對「冒險生下雙胞胎兒子」:要證明自己可以

「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荒腔走板的歌聲在清晨響了起來,院子里,三個身高一般無二的「小朋友」跟隨著音樂的節奏,全無章法地手舞足蹈,煞是熱鬧。

遠遠看過去,這不過是在鄉村司空見慣的兒童玩耍的場景,不過稍加留意的話,人們會發現,這三名「小朋友」似乎有些古怪:

一對男孩,穿著同樣的衣服,長相也如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圍著中間的「女孩」嘻嘻哈哈;而中間的「女孩」,雖然個頭和兩個男孩差別不大,眉眼分明是成年人的模樣!

這個古怪的「女孩」名叫李芹芬,別看她身材矮小,只有八十多厘米,實際上,李芹芬已經三十多歲了,還生育了一個女兒和一對雙胞胎兒子!

李芹芬

Advertisements

在四川省瀘州市潮河鎮,這個80厘米的「小媽媽」,可謂是赫赫有名,遠近皆知,甚至曾被當地電視台採訪報道過。

提到這一家子,當地人有同情,有敬佩,也有帶著好意或惡意的好奇。

要知道,即使是宣揚人人平等的價值觀的當代社會,類似李芹芬這樣,身體與正常人有別的群體,在偏遠保守的鄉村裡,也依然飽受歧視。

而如今出現在人們視線中的李芹芬,雖然依然肢體短小,雙腿還出現了一定程度的畸形,但言談舉止、表情神態中展露出的精神力和堅韌不拔,都不輸於一般人。

李芹芬經歷過怎樣的人生呢?又是如何以80厘米的小小身軀,孕育了三個孩子,成為母親的呢?

李芹芬和她的孩子

Advertisements

01、「永恆」女孩

李芹芬不是瀘州本地人,確切地來說,她是從雲南遠嫁而來的外地媳婦兒。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李芹芬出生在雲南一戶普通的農村家庭里,是家裡的長女。

雖說李家算不上富裕,不過要解決個溫飽還是算不上問題。因此,小李芹芬很快就多了幾個弟弟妹妹——在西南地區的鄉村,添丁進口的傳統觀念還十分普遍。

當李芹芬和弟弟妹妹們打打鬧鬧、跌跌撞撞地一同成長的時候,漸漸地,從4歲開始,她注意到了一個令她困惑的問題:

「和我同齡的其他小朋友都在慢慢長高,甚至我的弟弟妹妹們都開始和我一樣高,甚至要超過我了,為什麼……」


Advertisements

她把自己的困惑告訴了父母,卻沒有得到確切的回答。父母只是用糙礪的手掌揉著她的小腦袋,漫不經心地說:

「別急,你只是比別人發育得慢了一點——同樣都是我們生的,你身高再低也不會低到哪兒去的。」

小女孩相信了父母的話,就這樣一直到了青春期,與常人無異地迎來第二性徵的發育和初潮的到來,李芹芬才終於明白:

自己的身高不是發育遲緩的問題,而是永遠停止發育了。就這樣,李家的長女李芹芬,身高只有80厘米,成為了永遠「長不大」的「永恆」女孩。

雖然「永恆」女孩這一說法比較浪漫,但對於李芹芬來說,這意味著旁人的異樣目光和冷眼嘲笑:

為什麼弟弟妹妹都是身高正常的,而唯獨自己要受到長不大的詛咒?自己能不能打破這個詛咒,成為一個正常人?

Advertisements


這些疑問,在每個因憤懣和悲傷而難以入眠的夜晚,如揮散不去的陰影纏繞著她。然而,在醫院檢查後,醫生給出的解答,卻讓她失望不已:

「這個孩子是侏儒症患者。可能是由於遺傳因素或者是後天的一些原因引起的。」

Advertisements

「治癒的可能性不大,」醫生說,「但也不是沒有,只不過要通過服用生長激素或者做手術……當然了,這個孩子來就醫的時候太晚了,生長激素或許沒什麼大的用處。」

正如醫生所言,無論是檢查李芹芬所患的侏儒症的成因,抑或是要治療,都意味著複雜的過程和昂貴的開銷。

這對普通的農民家庭來說,幾乎是難以承受的,更何況治癒的可能性也不大。


Advertisements

「對不起啊,大娃,」李芹芬的父母歉疚地對她說,「是我們不好,讓你過不了正常的生活——你如果想去治療,我們就算借錢也會支持你的。」

「沒關係,就算去治也不一定能治得好,不花這個冤枉錢。」李芹芬忍不住掉下眼淚,但還是堅定地說:「只是,我不想去讀書了,就讓我在家裡孝順你們吧。」

就這樣,少女李芹芬從學校輟學回家,幫著家裡人做起了家務活,如此持續到她成年。

02、小小媳婦

李芹芬長到18歲了,雖然個子依然是80厘米,但她的眉眼也褪去了稚氣。一雙大眼睛顧盼之間,仍流露出黃花大閨女的純真與美好。

如果不是因為侏儒症,像李芹芬這樣勤勞踏實的女孩,是不愁嫁個好人家的。


Advertisements

然而,現實是,因為擔心遺傳侏儒症的基因,再加上輟學在家後,和社會沒有太多接觸,即使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李芹芬也毫無要和什麼人共度一生的跡象。

雖然李芹芬心裡打算就這麼奉養家裡的二老一輩子,但父母顯然並不同意她的打算:

「現在你還能給我們做家務,和我們住在一起,等我們百年過後,你一個無依無靠的女兒家,又怎麼過活呢?」

於是,在李家父母的推動下,為身高與四歲小孩無異的李芹芬找夫家的計劃就這麼開始了。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李芹芬認識了自己現在的丈夫,孩子的父親,來自四川的鄧宏友。


鄧宏友比李芹芬大14歲,個頭雖然也不是很高,但至少是正常人的身高;濃而醒目的眉毛和挺拔的鼻樑,使他雖然稱不上英俊非凡,至少也算是相貌端正。

這樣一個男子怎麼會選擇了患有侏儒症的李芹芬當妻子呢?

原來,鄧宏友是因為小時候從床上跌落。沒有及時送醫,從此落下殘疾;因為殘疾,幹不了重活,因此家庭狀況也不是很好,就這樣單身一人直至將近中年。

而同樣因為家裡人的考量,鄧宏友也一直在找一個能相伴一生,互相扶持的伴侶。

因此,當兩個「不完全」的人第一次見面時,雖然彼此都對對方的外形感到十分驚訝,但最後還是決定走到一起。

鄧宏友和李芹芬

鄧宏友回憶說:「雖然我看到她個頭這麼矮的時候,心裡其實有點失望,但有什麼辦法呢?我這個條件,有女的願意和我過就已經值得燒高香了。」

就這樣,2009年,雲南的「小姑娘」跟著駝背的丈夫鄧宏友,跨過省界來到四川瀘州,嫁到了瀘縣潮河鎮伏魚村。

不出所料的是,這個鄧家的小小媳婦,立刻在當地人中成為了話題:

「哎喲,這個老婆,長得可真奇怪啊,哈哈哈哈!」

在鄧宏友新婚不久後的一天早晨,從房間走出來的時候,不禁被嚇了一跳,院子外面熱鬧不已,像開了個動物園一樣,鄧宏友說:「里裡外外站著跑過來看稀奇的人。」


鄧宏友對村民們懷著善意或惡意的,帶著獵奇性質的目光感到無所適從,困擾不已。不過,李芹芬倒是因為從小的經歷而並不怎麼放在心上。

她雖然個子比平常人矮,行動因為肢體的畸形而有些不便,但論勤勞和能幹卻不輸給常人,甚至勝過一籌:洗衣、做飯、燒水、打掃衛生,她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條。

但是,嫁人之後,唯獨有一件事是「小媳婦」李芹芬忽視不了,那就是:給鄧宏友生個孩子。

03、為母之路

生育後代,繁衍子孫,這不僅是人類社會要延續自身的前提條件和必然要求,對患有侏儒症,身高和4歲孩子無異的李芹芬來說,更是實現自我價值的必由之路。

試想一下,當思想與精神一輩子只能屈居於不足五尺矮短之軀體中時,一個人,無論是社會地位還是自尊心,都會受多麼殘酷的壓抑啊!


不要說一生都囚禁於身體里,即使把一個正常人關進80厘米的小籠子里,被人用獵奇嘲弄的目光看上一個星期,能依然昂然自信的,會有多少呢?

因此,不須奇怪於李芹芬對生個孩子的執念。

生來遭遇過這等不幸的人,也生來比普通人懷揣著更強的動機,去實現自我的價值,來證明自己同樣是正常人。

而對於沒上過幾天學,也幹不了重活的李芹芬來說,證明的方式,就是像常人那樣,相夫教子,為自己的伴侶生兒育女。

對於「小媳婦」的打算,鄧宏友作為從小殘疾的人,並不是不能理解,畢竟周圍的流言蜚語和不懷好意的目光,也伴隨著他的成長。


不過鄧宏友對於要小孩子這件事並沒有太大的執念:「能討一個媳婦兒已經很不錯了,又強求什麼呢?」

而且,妻子80厘米的身高,也讓他對能否順利生產抱著擔憂和懷疑的態度。

然而,李芹芬在醫院檢查後,欣喜地告訴丈夫不用擔心:「雖然我個子矮,但醫生說我的生育能力很正常!我們可以有一個孩子!」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眼裡流露出的喜悅和憧憬,讓鄧宏友感到母性的光輝籠罩在這個小小的身體上。

不久之後,李芹芬如願以償地懷孕了。第一次懷孕,讓這個小小的、獨特的家庭充盈著活力。


鄧宏友從自己有限的收入里抽出相當比例,來置辦要給未降生的小孩子準備的東西。

當地的黨委和政府也十分關心這個特殊的家庭,給了他們力所能及的幫助。

李芹芬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侏儒症患者所特有的弓形下肢逐漸地承擔起兩個生命的重量。

這份重量對李芹芬來說卻甜如蜜糖。腹中胎兒沉穩的心跳,是她坎坷的生涯里珍貴的寶物,也是她在世上存在著的證明。

然而,成為母親的道路,即使是對一個正常女性而言,也不是那麼容易的,更何況是一個身高只有80厘米的「小媳婦」呢?


懷孕七個月時,李芹芬感到肚子疼痛難忍,當晚就住進了醫院。

「看這個樣子,是要早產啊。」醫生們皺起了眉頭,為了保證李芹芬的安全,他們決定立即為她實施手術。

就這樣,李芹芬的第一個女兒早早地降生了,一出生就進了重症監護室。

李芹芬成為了母親,但是她卻感到不安:「這麼早就生下來,會不會對嬰兒的身體造成影響?」

醫院的新生兒檢查證實了她的擔憂:「孩子的肺沒長好,兩片肺葉合在一起沒長開。」


李芹芬愧疚不已,既是對早產的女兒的愧疚,也是辜負了丈夫鄧宏友,以及滿懷期待的婆婆的愧疚。

幸好,在醫院一個月的精心治療,讓這個小小的孩子脫離了生命危險,免於夭折的命運,出院過後幾個月,便長得白白胖胖,煞是惹人喜愛。

正當李芹芬和鄧宏友沉浸在喜得千金的幸福和滿足之中時,村民當中又出現了新的流言,讓李芹芬心裡刺痛不已:

「你看這家人,男人不像個男人,女人長得像個小孩子一樣,真是有夠滑稽的。」

「可不是嘛?還生了個女兒?聽說還是早產兒,不會也像她媽媽一樣是個侏儒吧!」


04、一胎雙生

「老婆,你要不再考慮一下?懷女兒的時候你已經很辛苦了,再懷個二胎,你的身體怕是吃不消啊……」

辛苦掙了一天的錢,再哄好女兒入睡,深夜,當鄧宏友和李芹芬夫妻兩人準備休息時,丈夫卻從妻子口中得知了她默默做出的決定:再要個二胎!

然而,鄧宏友已經被妻子第一次懷孕時折騰出的動靜給嚇得說什麼也不答應,還不住地勸李芹芬,讓她考慮自己的身體狀況。

是啊,對鄧宏友來說,沒有兒子固然可惜,但如果失去了李芹芬這樣一個賢惠的妻子,則是他更不能接受的。

與李芹芬共度的婚姻生活,使他打心底里珍視這個個子小小,但十分勤勞踏實的媳婦。


不過,李芹芬卻充耳不聞丈夫的勸告,她激動得眼含熱淚:「我咽不下這口氣!不想看到那些人這麼說我們家!」

李芹芬是個有骨氣的女人,雖然她身體比常人小,但論身為人的人格和尊嚴,即使與人類中最偉岸者相較也毫不遜色。

即使家庭條件差,她也不會去偷、去搶,或者故意用身體的缺陷獻媚討好於他人來謀生,而是堂堂正正靠自己的雙手和辛勤的勞動來掙錢。

這樣一個值得尊敬的女人,在聽聞村民們的閑話後,心中的委屈、悲傷和憤怒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是罵我讓鄧家絕後嗎?我偏要生個兒子,給那些人看看!」


不顧丈夫和醫生的反對,李芹芬賭上了性命要生二胎。

我們不必上綱上線說李芹芬「重男輕女」。設身處地地思考一下,一個手無縛雞之力,也別無所長的患有侏儒症的女人,她又能做到什麼來回擊這些流言蜚語呢?

就連冥冥之中的命運也似乎被李芹芬的經歷所打動了。懷上二胎後,李芹芬明顯感覺到,這一次比第一胎更加困難了:

胸腔的肋骨兩側被壓得生疼,坐不了也睡不了,躺下就像要閉氣了一樣,肚子大得快拖到了地上。就好像有塊巨大的石頭被硬生生地塞進了八十厘米的身軀之中。

到醫院檢查後,護士告訴李芹芬,這個孩子抵住胸口了。


「要不用產鉗抱出來?不然到時候,大人小孩都保不住。」護士向李芹芬問道。

然而李芹芬回想起當初大女兒出生時的狀況,有些猶豫。

之後,又有一個醫生過來給李芹芬檢查,她驚訝地告訴李芹芬:「有兩個心臟在跳!」

快要臨產了,檢查出來自己懷的是雙胞胎!李芹芬夫婦倆有些坐不住了,他們心裡喜憂參半。

「有雙胞胎當然是喜事,但是本來養孩子的負擔就很重了,這一下子來了兩個,又如何負擔得起啊!」

李芹芬和她的雙胞胎兒子

原本生下女兒後,一家人的生活已經過得十分拮据了。要再生下一對雙胞胎,無論是財力還是精力,對鄧宏友和李芹芬這對都有身體缺陷的夫婦來說都很勉強。

所幸的是,國家鼓勵生育和脫貧攻堅的政策在當地政府的堅決貫徹落實下,惠及到了這一特殊家庭。

在得知李芹芬夫婦面對的困難後,當地黨委和政府很快幫助他們修起了房子,還把一家五口都納入到了低保中,每個月還有殘聯的同志去他們家慰問。

當地黨委的同志評價說:「李芹芬和鄧宏友,雖然身體上是有缺陷,但心地和精神卻比很多正常人都健全。」

為了三個孩子,本來就十分勤懇的夫婦倆比原來更加想方設法地去掙錢。


除了平時在家裡餵養一些家禽,他們還做起了賣紙的生意。每天夫妻倆開著小三輪,帶著小孩,載著貨前往鎮子,無論天熱還是下雨,他們從不缺席。

一來二去,鎮上的人都眼熟了這對「最萌身高差」的夫妻。

不過,別看李芹芬個子矮小,可心裡卻十分敞亮,做起生意來也毫不含糊,對那些紙賣多少價錢都能一口道出。

而好心的客人看這家人這麼辛苦,也很給面子,都不跟他們講價,還經常到他們這買紙。哪怕是這樣,一天的辛苦所賺的錢,也不過可以勉強維持開銷的程度。

但對李芹芬來說,相比孩子們健康快樂、平安無事地長大,這些辛苦不算什麼。


小結

如今,李芹芬的大女兒上了小學,兩個雙胞胎兒子也上了幼兒園,很快身高就超過了自己的「小媽媽」。

而已經開始懂事的大女兒,逐漸意識到了自己的媽媽和別人媽媽的不同,她開始抗拒李芹芬靠近學校,因為媽媽到學校去,別人要笑話她。

對此,李芹芬也只能無奈地笑笑,然後邁開畸形的短腿,以一種古怪的步伐,去幼兒園接尚還年幼無知的兒子們放學。

李芹芬是個好媽媽,她像天下所有的母親一樣,包攬了家裡的一切活計,還自學了小學的課程,然後輔導自己的女兒學習。

李芹芬是用自己的軀體去完成這些事的,在這個小小的人身上,人們能看到巨人的光。


因為飾演了《冰與火之歌》而獲得了世界級聲譽的演員,彼德·丁拉基因為從小患有軟骨發育不全症,身高永遠定格在135厘米。

當被問到:「人們都說你雖然是身高上的矮人,卻是靈魂上的巨人,對此你想回應什麼」時。

這個受盡了歧視與不公,最後苦盡甘來的小個子演員回答道:「成為巨人不是我的目標,做個正常人才是。」

為了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像李芹芬、丁拉基這樣,因為各種原因,身體比常人矮小的人群,不得不在這個充斥著有意無意的歧視與不公的世界,用比常人加倍的努力去證明自己。

我們無須為這些努力生活的人感到傷感,或者高高在上地施捨泛濫的同情心。


不妨真摯地祝願這些,除了身體外比任何人都更健全的人們,生活美滿,家庭幸福。

「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生活。」

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