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小子變富豪!娶日本首富女兒「後來欠債15億」妻子跑路 59歲擺攤還債「還了14億後」操勞而去

人生起起落落,關鍵在於身處頂端時能夠好好享受,身處低谷時不缺重頭再來的勇氣!

如果有一天,馬雲在街頭擺攤賣小吃,你想不想去瞧一瞧?

雖然,這只是開個玩笑。

但是,在台灣的街頭,卻真發生過類似的新鮮事兒。

有一個小吃攤,人氣特別旺。

小攤位被圍得水泄不通,過往路人紛紛拿起手機拍照,就像偶遇人氣大明星一般。

有的人主動掏腰包買單,有的人沖著攤主鼓掌吶喊:加油!

再看攤主,一個身形消瘦的高個兒男人,一副斯文模樣。

他一邊揮動著鍋鏟,一邊談笑自若。

上一秒還有說有笑,下一秒就推著小車飛跑,見了城管,就像老鼠看見貓一樣。

富豪郭正利負債15億後,擺地攤還債

Advertisements

這個攤主是何方神聖?

說起來,他也是個能驚掉人下巴的角色。

很有名。

娶日本首富的女兒做老婆,婚禮轟動台灣和日本,高層名流都來賞臉。

很有錢。

曾是身價40億的大富豪,一年至少買2棟樓,豪擲3000萬現金開記者會。

也很慘。

一生大起大落,最後錢沒了,老婆跑了,無兒無女,欠了一屁股債沒還完,59歲就累死了。

他就是台灣風雲人物:郭正利。

從上流社會的紅人,到流落街頭的小販。

他經歷了怎樣的人生?


Advertisements

從闊少爺到窮孩子


1957年,郭正利出生在台灣嘉義縣的一個地主家庭。

父親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郭正利銜著金湯匙,做著妥妥的闊少爺,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

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開,郭正利8歲那年,郭家迎來一場颶風。


Advertisements

父親為一個不靠譜的朋友做擔保,一夜之間,賠光家底不說,還欠下巨債。

家裡的生活眼看著「飛流直下三千尺」,一落到底。

以前富得流油,現在窮得流汗。

不僅要忍受討債人的威脅辱罵,還要忍受每日的饑寒交迫。

郭正利是家裡的老大,下面還有3個弟弟。

父母每天一睜眼,就看見6張嘴等著吃飯。

為了養活一家大小,父母放下身段去夜市擺攤,賣炒麵和炒飯。

剛上二年級的郭正利,每天放學後,要抽出兩小時的時間,到攤位上端盤子,招待客人。

放在以前,他哪裡分得清柴米油鹽,哪裡懂得人生艱難。

但端盤子的郭正利,不僅知道了飯菜是怎麼做熟的,還終於領悟,每一分錢都是吃著油煙、流著汗水換來的。

日復一日的煎熬,被催債的壓力,自尊心的崩塌,壓垮了父親。

Advertisements

他拋棄了老婆孩子,玩起了失蹤。

男人跑了,看著4個年幼的孩子,母親決定再苦也要撐下去。

迫於無奈,她帶著孩子逃回娘家,在親兄弟那裡落了腳。

就這樣,郭正利在舅舅家過了幾年寄人籬下的生活。

雖是至親,也難免要看人臉色。

那時候,他最想做的事就是儘快賺錢,讓母親和弟弟們早日住進自己的房子。


Advertisements

聽說從軍有經濟補貼,郭正利不顧艱辛,毅然前往。

在部隊時,他將自己的補貼全部寄回家裡。

複員歸來,他去日本留學,開啟了半工半讀的求學之路。

別人留學,是沉浸在美麗的象牙塔,而郭正利,卻在學校之外摸爬滾打。


Advertisements

從打工仔到大富豪


在影視劇的劇情中,大人物的起點通常都很辛酸。

郭正利也是如此。

留學期間,他做過各種各樣的兼職。

端盤子、拍廣告……只要能賺錢,他都搶著做。

為了找到薪水高一點的工作,他還苦學日語。

日語能說了,郭正利很快找到一份心儀的導遊工作,專門接待來日本旅遊的中國遊客。

這段做兼職導遊的經歷,敲開他的財富之門。

留學回來,郭正利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高雄的白金漢飯店做門房小弟。

郭正利說:

「我對這份工作印象很深刻,因為當時包吃包住,我家裡地方又小,來這裡上班,不用回家吃住,這樣就省了一筆開銷。」

工作雖不起眼,但郭正利卻用心服務。

他擅長交際,會說日文,還有眼力見兒,很快就得到領導的器重,遂被派往台北五星級的喜來登飯店。

Advertisements

在這裡,每天都能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上層人物,郭正利大開眼界。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跟一個來往印尼的導遊大姐聊天,這一聊,敏銳的郭正利嗅出了商機。

他逮住機遇,立馬行動。

1990年,郭正立在繁華的開封街上,花了8000塊錢租了一間9平米的辦公室,天喜旅行社正式開張。

隨後,一條廣告出現在民生報上:日本櫻花之旅,盡在天喜。

這是郭正利「斥巨資」600塊,為旅行社第一筆業務打的廣告。

消息一出,訂單爆火,第一天就接到300多個諮詢電話。

一個老闆,3個員工,不到一天,所有訂單全部售完。

那時的台灣,旅遊業競爭激烈,大都是低價團。

郭正利另闢蹊徑,專做「日本高端旅遊」。


因為「不走尋常路」,天喜殺出重圍,在台灣立穩了腳跟。

一時間,能言善道的郭正利,成了媒體眼中的熱點人物。

他被冠以「精緻旅遊教父」的名頭,頻頻接受專訪,天喜的知名度也一路飆升。

在郭正利的帶領下,天喜高歌猛進,創下了一天30個團,一年53億的驚人業績。

郭正利搖身一變,成為身價40億的大富商。

金錢有了,名氣有了,這樣的成功人士還缺點什麼?

人們津津樂道:郭正利活了半輩子,身邊竟沒個女人。


黃金單身漢,迎娶白富美


娶妻生子,賺錢養家,這是大部分男人一生的軌跡。

但是,郭正利偏不一樣。

在外人看來,他聰明睿智又多金,找個老婆輕而易舉。

可眼瞅著快50歲的人了,他還是個單身漢。

對於他這樣不結婚的「鑽石老王」,外界多有揣測。

圈內人提到他,總是會心一笑:「他是不是個同X戀?」

郭正利從不解釋,他用一場聲勢浩大的婚禮彪悍地回應質疑。

2007年9月9日,郭正利迎娶日本首富千金新滝祥子。

婚宴的地址,應該是郭正利有意挑選,就是曾經他做門房小弟的喜來登酒店。

當年堂下客,如今座上賓。

婚禮的排場之大,令人咋舌。

高成本。

整場婚宴耗資1600萬,僅新娘的婚紗就花費了400萬。

給賓客包的紅包,將近600萬。

高人氣。

參加婚禮的人數多達1000人,打破了酒店10年來的最高紀錄。

台灣、日本兩地的旅遊業和航空業的高層,都來參加。

一個是身價40億的旅遊新貴,一個是身價70億的富豪千金。

這場婚姻,明眼人都看得出,與其說是感情的投緣,不如說是利益的捆綁。

而新滝祥子卻公開說,自己相親不下200次,之所以選擇郭正利,看中的,是他的誠實和認真。

婚禮現場,二人親吻擁抱,看起來恩愛和美。

50歲的郭正利,左擁商業帝國,右抱白富美妻。

真可謂,人生直達巔峰。

月滿則虧,水滿則溢,人滿則頹。

看著自己龐大的事業,圓滿的生活,郭正利不免有點膨脹。

人一膨脹,就容易跑偏。

極度自信的郭正利,開始了盲目投資,他在自己不熟悉的領域「玩火」。


「富翁」變「負翁」


有錢人喜歡投資房地產,郭正利同樣為之瘋狂。

他說:

「我平均一年買一次房地產,除了保值性相當高,也是展現經濟實力,讓旅客相信我們。」


2004年到2008年,僅4年時間,他就購買了27處房產。

為了買更多的房子,他不惜用已買的房產抵押借貸,再去買房。

如此滾來滾去,各種貸款盤根錯節。

據估計,郭正利房貸高達3.62億元,以利息3%計算,每月要還的房貸利息高達1000萬。

而天喜的資本只有3100萬,如果業績穩定,日進斗金,資金還能周轉過來。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

2008年,受金融危機影響,一些中小型旅行社紛紛關門倒閉。

郭正利同樣焦頭爛額。

業務銳減,加上日元升值,已賣出的訂單不得不賠錢去做。

天喜是高價團,意味著賠錢更多,幾乎是出一團賠一團。

為了十幾年的口碑,郭正利也只能打掉牙往肚裡咽。

2009年,天喜傳出醜聞:開出的空頭支票無法兌現。

為了平復爭議,郭正立提了3000萬現金,一捆一捆擺在桌子上,他再三承諾,公司資金沒有問題。


看似表面穩定,但事實已是欲蓋彌彰。

2011年,郭正利又捲入了同性吸毒派對,J方在他的旅行包里發現了D品和安全T。

郭正利捲入輿論漩渦。

面對媒體追問,他試圖辯解:

「我不碰這玩意兒,我和老婆有正常的夫妻生活。」

對於同X戀,郭正利也有清醒的認識:

只要是美好、有才能的人,無論X取向如何,我都欣賞。

債務問題還未解決,又涉嫌觸碰法律底線。

銀行不再給他放貸,他連員工薪水都拿不出了。

那時的郭正利,還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做著房產增值的美夢。

但是,房地產不僅沒有給他帶來希望,反而成了壓死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他不得不虧本賣掉14處房產,來緩解債務壓力,但這麼做也只是杯水車薪。

2014年,郭正利一手創辦的天喜破產,欠債高達15億。


古人云:失意休氣餒,得勢莫輕狂。

在低谷時,郭正利能夠做到自強不息,但成功之後的所作所為,著實有些高調張揚。

他太過自信,盲目投資,把居安思危的道理忘了個一乾二淨。

凡事都要留一線,如果不給自己留退路,很可能最後都沒了活路。


妻離弟亡,禍不單行


郭正利變成了「窮老頭」,他身價70億的日本太太在哪裡呢?

那個愛他誠實和認真的太太,早已遠走高飛。

金錢考驗人性,同樣考驗愛情。

當郭正利從峰頂跌落,曾經高調示愛的日本太太,及時做了財產切割,屁股一拍回了娘家。

外界討伐日本太太的冷血無情,郭正利卻說:

「人家也沒錯。結婚幾年,在一起吃飯的次數都不超過10次,債務問題也不想連累人家。」


以妻子娘家的實力,能買得下整個旅行社,但是郭正利不肯張口求人。

事實上,他心裡也明白:

這場利益捆綁的婚姻,哪裡有人情可言。

憑什麼別人要跟你患難與共呢?自己的親生父親都拋家棄子,何談別人?

事業一敗塗地,還欠下15億,和當年的父親相比,郭正利更慘。

父親事業失敗,還有老婆孩子,而他卻是赤條條一個人。

怎麼辦?

郭正利的內心糾纏不清,橫豎不如去死,一了百了。

在他萬念俱灰之時,一條信息猶如一盆冰水潑醒了他。

「謝謝大哥從小最疼我,辛苦你了。不過,當你的弟弟也很辛苦,希望有朝一日大哥能重振雄風。」

發完這條信息,他的弟弟跳樓自殺了。

因為給郭正利做擔保,弟弟郭國輝也陷入巨額債務。

忍受不了催債的壓力,一天清晨,44歲的郭國輝給哥哥發了這條簡訊,然後從自家14樓跳了下去。

親弟弟間接因為自己而死,老婆背叛跑路,心灰意冷的郭正利,看著白髮蒼蒼的老母親,做了一個決定:

活下去!


他不能像當年逃亡的父親,讓家人再度失去依靠,漂泊無依。

他要做個男人,扛起所有。

「人生起起落落,腰要軟,頭要低,我將再起。」

郭正利卸下昔日的光環,拋去失敗的恥辱,重起爐灶,發誓東山再起。


生命不息,還債不止


2015年,在迪化街頭,郭正利支起了爐灶,賣起了小吃。

他亮出了自己的新招牌:郭媽媽麻油雞。


此時的郭正利,不再是西裝革履,坐著豪車的大老闆。

他穿著199元的廉價運動衣,認真鑽研一碗50塊錢的麻油雞。

他告訴記者,要想做出好湯頭,不僅有火候的把握,還要做好食材的選擇。

一般的麻油1瓶300塊,他偏要選一瓶850塊的,只因芝麻的顆粒不一樣,香味有差別。

哪怕一碗普通的麻油雞,他也要像經營旅行社一樣,做到「精緻」。


有人看他的「笑話」,調侃他落魄至此。

郭正利卻反問道:「擺攤叫落魄嗎?我不覺得。做人,要樂觀進取。」

他想踏踏實實,通過賣麻油雞掙錢還債。

面對鏡頭,郭正利向自己的債權人保證:

「我絕對不跑路。只要給我時間,我一定會把所有的債務還清。」

但是,事業並不如他的預期,他用心經營的麻油雞在2016年5月收攤了。

經歷了曲曲折折的人生,郭正利笑著說:

「什麼大風大浪我沒見過,我是吃過苦的人,天底下絕對沒有撐不過去的難關。」

當時他還不知道,天底下什麼難關都能撐,卻唯獨病魔這一關。

麻油雞失敗,郭正利立即投入他的老本行,準備大幹一場。

但是,他的健康卻亮起了紅燈。

在修改了50多次工作方案後,郭正利累倒了。

他因肺炎緊急入院,在長庚醫院的加護病房接受緊急救治。

讓人遺憾的是,經過一個星期的治療,已是無力回天。

2016年11月10日,郭正利病逝,享年59歲。

陷入昏迷前,他沒想到自己會再也起不來了。

他還想著康復出院,繼續賺錢還債,不想對不起借錢給他的朋友。

然而,他終歸是做不到了。

15億的債款,只剩下2400萬,他再也還不上了……



生命無常,誠信無價


在郭正利的葬禮上,幾百名前天喜員工忍著悲痛,來送大哥最後一程。

在他們眼裡,郭正利很海派,講義氣,懂得付出。

大哥的遭遇,大哥的人品,大哥的遺憾,每每提起,都讓人扼腕嘆息。


他的一生,一直被財富戲弄。

從錦衣玉食的闊少爺,到寄人籬下的窮小子。

從拚命掙錢的打工仔,到身價上億的大富翁。

最後,成了流落街頭的小攤販。

每次大起大落,他都坦然接受。

賞得了高處的風景,也能經得住谷底的黑暗。

他的一生,一直被身邊人拋棄。

小時候被父親拋棄;中年時,弟弟撒手人寰,老婆跑路。

到頭來,無兒無女,單身漢守著老母親,背負上億債款。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郭正利享受了一段褪去繁華後的樸實人生:

陪陪老母親,做一碗溫暖人心的麻油雞。

哪怕處境落魄,也不放棄內心的一份執著:

對生活的熱愛,對生命的尊重,對責任的擔當。

難怪,網友對他豎起大拇指。

「欠債不賴、不躲,努力還債,這點就是真爺們!」


生命無常莫測,人生起起落落。

郭正利教會我們:柔韌彎曲,誠實守信,才是做人最難得的品格。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