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要過年了!老公卻「因為年貨的事」吵著離婚 她坦然點頭:早就忍無可忍

印象中的過年一直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遠在外地的遊子們結束了自己的工作,回到家裡跟家人團聚,辛苦一年的大人們可以放下手中的活,安安心心的坐在一起打牌迎新年,就算是孩子們也都早早了不上學了,在家裡過著自己的寒假……

在這樣的回憶中,似乎大家都對過年的第一印象就是美好,悠閑,沒有煩惱,沒有壓力,在忙碌了一年之後可以停下來過個團圓年,每個人的臉上似乎都是帶著笑容的,快樂幸福成為了過年時候第一代名詞。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年味兒越來越淡了,生活越來越難了,過年似乎也只是草草的吃個團圓飯,然後各自忙碌各自的,沒有了聚在一起的快樂,也缺少了聚在一起的美好,隨之帶來的則是說不完的煩惱以及吵不完的架,很多的家庭在過年時候正是爭吵的高峰期,不少的家庭甚至會因為過年的事情而鬧到離婚,小區的王女士便是如此,如今快要過年了,卻因為過年的事情讓自己對丈夫特別的失望,兩個人一度吵著要離婚,而王女士卻也很坦然,直言:好,總算能不吃剩飯了。

Advertisements

一起來聽聽王女士的自述:

結婚到現在已經十個年頭了,有一個很乖的女兒,有一個湊合生活的丈夫,如果單單說我們一家三口人的生活是否幸福的話,我也只能說還湊合,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麼多年了的夫妻了,生活中的矛盾以及爭吵已經磨合的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只有習慣,孩子,以及微不足道的感情聯繫著我們的一家人。

其實在剛結婚的頭兩年我還是對自己的婚姻充滿希望的,看過那麼多生活不好的夫妻,也見過不少離婚的夫妻,所以我一度的想要儘力的去經營好自己的婚姻,要越過越好,那時候的丈夫對我也不錯,每天準時上下班,回到家裡之後也會跟我一塊做飯,一塊看電視,生活似乎一直都在朝著美好的方向前進,可直到有了孩子之後,日子就變了。

Advertisements


我的丈夫他們家裡是有一些重男輕女的思想的,他們家裡有三個男孩,我的丈夫是家裡的老大,聽他說他的父母當時為了能夠讓生活好過一點,所以生了三個男孩,畢竟在他們那會男的都象徵著家裡的勞動力,我當時還想著他們家裡三個男孩的生活壓力會很大,可是丈夫卻說這麼多年陸陸續續也過來了,其實也沒有多麼的困難。

對於這事我也就沒有多想了,可是我生了女兒之後就感覺的可明顯了,婆婆本來是在我們家裡照顧我,幫助我帶孩子的,但婆婆一看是女兒就找借口離開了,說是自己的身體不舒服,還說公公的身體不好,所以就回去了,我心裡還是多多少少有些感覺到她的想法的,最後也沒有多說什麼。

Advertisements

可是後來的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


有了孩子第二年我們回家過年待了差不多六七天的時間,從除夕到上班,幾乎都是在婆家待著的,其實每年的初二時應該回我娘家的,可是因為我們兩家的距離比較遠,所以從結婚開始我們就商量好在婆家待三天,然後回娘家呆三天,這樣的話也算是公平了,但那年因為下雪,結果就在娘家足足待了七天,那七天的家務活全部都是我在收拾,讓我一度十分的為難。

除夕夜的飯是最難做的,我們一家三口,公公婆婆,再加上老二夫妻倆,老三,足足八口人的飯菜都是我在做,魚肉,各種炒菜,總是一大桌子的飯菜都是我在忙活,婆婆給我的幫助少之又少,因為她要留在客廳里跟他們看春晚,老二的媳婦又是個小年輕,根本不會做飯,在廚房基本上都是幫做些簡單的活,讓我心裡交瘁,至於丈夫就更靠不住了,讓他幫忙做點事情他也不管,嘴上說著要帶孩子,實際上就是他們在喝酒打牌,等我一個人忙活的差不多了回到餐桌上的時候,餐桌上的飯菜也都剩下了他們吃剩下的,最後只能留我一個人自己慢慢吃了,吃完洗碗又得一個小時。

Advertisements

在那時候我就回想起結婚頭兩年的事情了,其實剛結婚的時候就是這樣了,只是因為那時候的我因為初為人妻,初為兒媳,對於這些事情並沒有放在心上,如今回想起來原來自己那麼難。

那一年的七天我是在廚房裡度過的,做飯,洗碗,再做飯,再洗碗,每天都很累,卻也無人可說,我跟丈夫說起這事情的時候他也表示沒辦法,花言巧語的讓我忍一忍,堅持堅持,我也是傻,當時還信了他的話。

Advertisements

這樣的日子卻持續了好多年,每一年到婆家過年的時候都是一種煎熬,而丈夫對我的態度也從一開始的花言巧語安慰我,到後來理所應當的怪我不懂得承擔起大嫂的責任,這些都讓我愈發的失望。

失望累積的多了自然也就有了絕望,對婚姻也就漸漸的變成了湊合的生活。

這兩三年的生活還是比較安穩的,過年的時候不回老家,因為回了家之後又要居家隔離,又要各種的證明,所以這三年中我們回家的日子也不多,所以這三年期間我也還是挺好的,可如今又快要過年了,可這次的過年卻不一樣了,因為這次過年都要回去,而且從原來的八口人變成了如今十口人,老二也生了孩子,老三也談了對象,家裡的人又多了,這讓我心裡十分的不是滋味,之前過年的畫面陸陸續續的浮現在了眼前,我還在犯愁著如何才能避免這樣的事情,沒想到丈夫卻因為年貨的事情要跟我鬧著離婚。

Advertisements


此前過年的時候我們都是準備兩份禮物,兩家都很公平,而且也是一家準備三千給父母,可是今年過年的時候他卻要給他家裡拿五萬塊錢,給我父母只給準備三千塊錢,而且買得各種營養品,各種的補品,各種的禮盒一大堆,足足有十樣東西,我以為裡面有我家的一半,可是他卻說都是給他家準備的,讓我自己給我家準備,我很無奈,也很心酸,就跟他吵了起來,我說:

「你今年是怎麼會回事?從小到大沒有過過年?還給你家裡準備一堆東西?給我家什麼也不準備?這公平么?我不同意,另外你準備的五萬塊錢就更不行了,過個年怎麼能花這麼多錢?不行!」

Advertisements

可是他卻跟我生氣了,他說:

「三萬塊錢是給我弟弟結婚用的,他馬上就要結婚了,咱們家給他準備三萬塊錢的幫助不算多,一萬五給我父母,這幾年也沒賺下什麼錢,多給他們一點幫助生活了,剩下的五千就當發紅包了,我二弟現在也有孩子了,給孩子包個大紅包。」

我聽了直接反駁他:

「你弟他家生得孩子是太子?需要包五千塊錢這麼大的紅包?我姑娘這麼多年了,也沒見他過年的時候給發個大紅包,最多的也就是五百塊錢,憑什麼要給他那麼多?而且這幾年你父母沒賺下什麼錢,就得給這麼多?那我父母賺下錢了么?你怎麼不想著給我父母也準備這麼多的錢?你三弟結婚,人家都沒有張口要錢,你倒是主動的給?這三萬塊錢算是借的還是白給的?你是一年賺幾百萬的人?隨隨便便的就給這麼多錢?」

可是他卻憤怒的說:

「二弟的孩子滿月的時候咱們就沒參加,只發了個紅包,見都沒見過幾次,我這個當大伯的這次見面不得給準備個紅包么?我父母這幾年沒活干,賺的少,你父母都有穩定的工作,能一樣么?再說我三弟的結婚,都是親兄弟,他結婚我能不幫助么?你怎麼沒有半點當大嫂的樣子?」


我也上頭了跟他說:

「我沒有當大嫂的樣子的?之前年年過年的時候那幾天的飯菜是誰做的,是不是我一個人忙活的,是不是我一個人伺候你們一家人?這事你知道的,回回過年跟你吵,你是什麼態度,你覺得這些正常,你覺得我就應該做那些事情?」

他說:

「這事我不是跟你商量了,你嫁到我們家裡十年了,咱們也相處了十年了,還要跟我計較這些事情真沒必要,就這樣不說了。」

他破罐子破摔的樣子讓我很無奈,而我也憤怒的說:

「那各回各家,你愛怎麼樣怎麼樣,我帶著女兒回我家過年,你隨意。」

他卻朝我喊著:

「不打算過了就離婚,過什麼過,這麼多年了還不懂事,還要計較,有什麼好計較的,我是家裡的老大,我爸媽年齡大了,這一家子的事情就得我們倆操心,你都快四十歲的人了,還不知道什麼叫大嫂?不過了算,明天就去離婚。」

聽著他的話我也很坦然:

「離婚就離婚,我又不是不敢,正好回家過年,好,總算能不吃剩飯了,還得謝謝你,明天就去。」

他憤怒的說:

「誰給你吃剩飯剩菜了?你自己不懂事你就別賴我家裡。」

我說:

「我吃沒吃剩飯剩菜你清楚,你全家都清楚,我不跟你吵了,要是想離婚咱們就離婚,要是不想離婚,你就給我家準備同樣的東西去。」

說完我就回房間了,聽到他在外面罵罵咧咧了好一陣,到現在我們也還是僵持著,誰也沒有低頭讓步,馬上過年了,家裡的事情都沒有商量好,更別說心情了,我現在只想帶著女兒回娘家。

過年前若是一家人的感情不和是肯定會影響過年的心情的,本來是個開心的事情,可是卻因為各種事情導致一家人的不滿以及爭吵久而久之也成為了很多夫妻離婚的隱患,而很多的夫妻在過年之後選擇離婚,而這也讓人惋惜,深究背後的原因其實也不難發現:

第一:過年的時候事情多又雜,比如年貨的置辦是否公平,過年回家的花銷,比如回家的路程,再比如回誰家過年等等都會成為夫妻之間需要去好好溝通的事情,無論什麼時候,都要互相尊重,互相理解,盡量避免過多的爭吵;

第二:原生家庭的生活方式,原生家庭的生活方式並不能一味的讓伴侶去妥協自己,反而在面對一些伴侶不願意接受但是又不得不接受的事情時候,應當站出來去幫助她,理解她,而不是站在對立面去指揮她,讓她一味的妥協退讓,最後將心中的不滿積累,直到最後發泄出來,文中的王女士便是如此,而她的丈夫卻始終都沒有意識到去維護她,導致了如今離婚風波的冷處理;

所以說在過年前後一定要與伴侶進行認真的溝通,兩個人提前計劃後過年期間的所有事宜,將各自心中的擔憂以及不滿都提前說明白,說清楚,只有這樣才可以讓這個年過得自在,過得安穩,你們說呢?


你們過年期間的年夜飯都是誰在做?




文章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